当前位置:诸城新闻网 > 文化 > 视野 > 说蝉

说蝉

2019-08-05 09:56:25 来源:诸城新闻网

徐丙杰

 作为夏天风景里的标志性因素之一,称“蝉”也好,叫“知了”也罢,自古以来就是文人墨客青睐之物。诗咏之“居高声自远,非是藉秋风。”“意欲捕鸣蝉,忽然闭口立。”词颂之“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文中描写,歌里唱到;画上工笔细绘;甚至用宝玉雕刻成艺术品。不乏经典传世之作。

 

  不过,窃以为,上述之“蝉”都是广义上的泛指———它们那一大类昆虫的总称。实际上,它们从个头大小,鸣叫声高低调门的不同,是分为四个相对独立的种属的。试梳理如下。 
  个头最大的就是通常所谓之蝉。刚出土的幼虫叫“节流龟儿”,成虫黑色,叫声大,直声没有节奏———吱吱地叫。不变调,不拐弯儿。 
  个头最小的,幼虫仅有中等花生米大小,成虫也不过一截指头顶那么大。灰色,人们以其鸣叫声音的拟声词命名它,叫“吱吱儿”。也是没有节奏的直声。鸣声略小、细弱于蝉鸣。一入夏季,它出世最早,其次才是蝉。 
  按出现次序排列以及按照个头大小排列稳坐第三把交椅的,才是验明正身的“知了”。其实我们是以更加相近的拟声词“独老儿”来叫它的。它的体色灰中泛绿,有青铜器上面铜锈的韵味。鸣声有节奏:“独-老儿-独-老儿-”的,叫个不停。分贝不亚于蝉鸣。民间俗话说“‘独老儿’响,热了天。”它的出现标志着最热的伏天来到了。 
  姗姗来迟,最后登场的是以个头大小排第二的,与蝉很像也同样是黑色的“未有哇儿”。也是以其鸣声的拟声词来命名的。它的出世标志着捉“节流龟儿”的时机宣告结束。它的叫声同样属于高分贝,节奏感更强:曲调比“独-老儿-”的两节还多拐上个弯儿。它也是最狡猾的:总是在一个树枝上“未有-哇儿-”“未有-哇儿-”“未有-未有-未有-哇儿-”……三两声之后一翘尾部洒一阵“节流尿”就飞离原处,到另一块树枝上再重复着刚才的故事。而不是像那仨“蠢货”一样,长时间待在一个地方,等待危险降临。 
  所以,依据时间顺序是:吱吱儿,蝉,独老儿,未有哇儿;按照个头大小是:蝉,未有哇儿,独老儿,吱吱儿。这就是它们家族的四成员。 
  艺术来源于生活,高手在民间。现实生活中的人们,都爱好互相取外号开涮、逗趣。也叫起“鬼名字”。有的鬼名字带有侮辱人格的性质不够文明;大多数的则是根据某人的性格、行为、身世等特点量身定做而叫的。用词恰当、十分传神,时间长了,他本人也就默认、接受了。我们村就有以上述昆虫名字为鬼名字的。
  过去的封建观念多子多福,兄弟多了别人家不敢欺负。不管何种原因,只有一个儿子的,叫独儿。谐音便叫“独老儿”了。这当然是带有歧视性了。现在独生子女社会,那种不文明的一页算是翻过去了。“独老儿”这个鬼名字没人叫了。 
  叫“未有哇儿”鬼名字的却依然大有人在。聪明灵活,鬼点子来得快,从来不肯吃亏……既然如此“刁、滑”,“未有哇儿”这个鬼名字就非他莫属了。 
  过去,人们捉“节流龟儿”光捉个头最大的蝉的幼虫。另三样个头小,都不屑要。现在,因为捉的人多了,又有探照灯一样明亮的充电手提灯做帮凶,节流龟儿大都被捉。侥幸逃生出去的华丽转身变成蝉后,还有人以长杆儿和强力胶搭配沾住翅膀捉拿。导致蝉儿近乎绝迹。收获越来越少的贪婪的人们,阎王不嫌鬼瘦,不再可怜弱小,统统捉拿入腹。 
  过去,人们捉了仅仅是马上炒熟吃了打打牙祭,没有留着招待客人喝酒吃饭时上盘的,更没有卖的。如今经济社会,成了商品。节流龟儿比五毒在宴席上还要吃香。农村人纷纷捉拿,自己还舍不得吃,竟然卖到一元钱一个的高价,还供不应求。听说有的人一个夏季能卖三四千块钱呢!由此,我想到了《蚕妇》那首诗:“昨日入城市,归来泪满襟。遍身罗绮者,不是养蚕人。” 
  正是 
  鸣虫本无故,羞作鬼名字。照明手电筒,缘何成帮凶。 
  何曾招惹谁?出土入人胃。出身何卑微,竟然那么贵! 
  蝉之身世如此多舛,谨以此为之立传。奉劝世人,放过那些弱弱的可怜虫吧!界门纲目科属种,世间万物都是地球的子民。相煎何太急? 
  窗外的鸣蝉愈热愈响,可是知道我在为你们立传而欢呼? 
  (作者系高新园振兴小学教师,市作家协会会员)

  1 条记录 1/1 页
编辑:于蕊

新闻排行

精彩热图

娱乐新闻

关于我们 - 诸城新闻 - 娱乐新闻 - 网站公告 - 版权声明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备案号:鲁ICP备12026069号-1  主管:中共诸城市委宣传部  主办:潍坊日报社诸城分社  技术支持:诸城信息港
版权所有:潍坊日报社诸城分社  地址:诸城市东关大街28号 邮编:262200 安全狗网站安全检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