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诸城新闻网 > 文化 > 读书 > 经 过

经 过

2019-07-03 09:15:23 来源:诸城新闻网
祝金霞
  棉织街的法桐,如同忠诚的卫士,历经岁月的变迁,历经风霜雪雨,依然守护在大街的两边。夏日里,枝繁叶茂,遮天蔽日,在街道上搭起了凉棚,撑起了绿伞,让在酷暑里燥热难当的人获得了一路的清凉。虽然只有从影院小区到南外环一小段路程,也让经过的人感觉舒适快意,因而多看这些法桐几眼。
  法桐栽植了有些年头了,有的已经有一抱之粗。两排树的树皮大多数都已脱落,裸露出光秃秃暗黄色或者暗灰色的树身。从那里经过,偶尔一瞥,会看见几块还未曾掉落的树皮,覆在树身上,如同补丁,又状如伤疤,仿佛用无言的叹息来诉说岁月的沧桑。
  这个路段的法桐树主干都在两三米高处分叉,这些枝叉分开以后,以倾斜的姿势向上生长,之后又分叉,越往上倾斜度越大,到了一定程度开始散枝长叶,极其茂盛,把满街的绿铺满在行人的头顶上,把这一小段路美化成避暑幽径。
  这段路,在没修常山大道前,是城南许多村庄的人们进城的主要干道。人流密集,熙熙攘攘,好不热闹!这段路,位置处在我们村的正北方,也是我们全村人去到城里的必经之路,亦是我此生走过的次数最多之路,于我,密不可分!
  我于童年从那里经过,或是在父亲的手推车上,或是在毛驴子跑起来就一颠一颠的地排车上,眼神渐渐迷蒙,终入梦乡。及至被母亲或者父亲推醒,睁眼便是人声鼎沸的河套大集了。孩童的心,纯净如水,于睡眼惺忪中,冰糖葫芦就已经钻进了眼睛里,于喝五吆六的叫卖声中,瓜果梨桃就像长了腿迈进了心窝里,舌尖忍不住就想包裹住凉甜的冰棍,嘴巴也禁不住抿动起来,咽下几次口水,才等到大人经过讨价还价买来的些许吃物,才可以过过饥渴的嘴瘾。那时候,吃啥都觉得好吃,吃啥都特别香,都有意犹未尽的感觉。那时候,能把嘴馋的东西吃到,就体会了最大的幸福。物质上的匮乏,让童年的愿望止步于吃,大集之所以吸引我们前往,也是那些琳琅满目的能吃之物产生的魅力……
  我于少年从那里经过,眼神清澈如水。已经学会骑自行车了,虽然脚还不够踏实地蹬在车蹬上,但是仍然把车子骑得飞快,把车铃摁得叮当作响,伴随着一路欢笑,洒下青春的痕迹,编织美梦的花环!那时候,少年的热情蓬勃生长,会热爱上一首触动心弦的歌,会痴迷上一个演纯情戏的演员,会留恋一本已经看完的书,不想合上,就用自己的心灵来编写续集。那时候,把友谊看的无比贵重,觉得同学的情谊会地久天长,觉得情感是超越钱权富贵的唯一追求。那时候,理想很丰满,总觉得只要自己肯努力,世上就没有难成的事。总觉得丑小鸭的梦,终究会实现在灿烂的日光之下。许多许多幼稚的思想,都插上了飞翔的翅膀,漫天飞舞!许多许多盲目的激情,都充满了心胸,欲表达欲倾诉……
  我于青年从那里经过,眼神热切饱满。这是一条归家之路,怀揣梦想,怀揣希望远走他乡打工,时有数年之久。那时候,才知道什么是乡情,那时候才明白什么是乡愁。身在外地心在家,家乡的一切动向,一切消息都牵动着我这个游子之心。大城市的繁华始终不曾属于我们,家乡诸城,才是我温馨的港湾,才是我这艘漂泊的小船最终的归宿!年终岁尾,成为最为期待的时刻,那时候,是回家的时候,是倦鸟归林的时刻。当踏上家乡的土地,听到浓浓的乡音,几回回的,就已经泪眼朦胧。这是一份不由自主的情感,发自于心,忍都忍不住!那时候车站上有许多骑三轮车的车夫聚在车停处等客,从车站到家,要价一般都是十元,如果讲价,会以八元成交。因着乡情,因着归家的急切之心,我从未开口讲过价,都是车主一喊价就成交,没人会明白,这也是一种对家乡的爱恋。坐在车上,眼看着由城北至城南的旧时模样,有改变,有新生,都亲切到心里。当三轮车途经兴华路拐至棉织街,家就近了,更近了……。当时法桐树已经栽植,观看路两边的法桐,又粗壮了一些,只是季节的缘故,绿叶无存,只有那满树的秃枝,于寒风里轻轻摆动,迎接归来的乡人。
  我于中年从那里经过,行色匆匆,眼睛里风景渐稀。生活给予我多重身份,多份责任,柴米油盐的贵重,衣食住行的需求,眼见父母双亲日渐衰老的心疼,养儿不能给予最好的酸涩。桩桩件件,心已经无暇顾及其他,活在当下,便是日日月月的修行。偶尔想起童年的无忧,偶尔想起少年的愿望,偶尔想起青年的冲动,只能偷偷一笑。心,早已似这街上的法桐树皮,不知何时掉落的这里一块,那里一块!来不及寻回,就又投身于忙忙碌碌的日子里。中年的滋味,酸甜苦辣搅拌在一起,成为特有的套餐,让人吃起来难以下咽。倒是法桐绿荫下的这条路,因着常山大道的开通,因着大批的车辆以及上下班的人流都转道改行,没有以前那么拥挤,显得宽阔起来,更加利于行走了。
  我于老年从那里经过,会是什么样呢?也许法桐树依然绿意盎然,也许已经被别的树种代替。生活充满未知未料,任谁也无法测度无法掌控。也许老年的我,心会归于平淡,归于安然,放慢于自己的步伐,醉心于夕阳的美景,满足于含饴弄孙,盼望于子贤媳孝。回想起当初赤条条来到这个世界上,赤手空拳,无知无觉,实属偶然。初性并不想获取什么,只是基于肉体的需要,思想的欲望,才把自己放置于追逐忙碌。今生,已历尽了属人的百般滋味千般景致,或放下,或放不下,都不能带走什么,终究,人只是这世间一个匆匆过客,无论贫穷富贵,无论得意落魄,总要按着天时归回到原来的地方,总要把自己交还给大自然的里面。如若能选择,下一世或者成为一棵点缀大地的小草,一岁一枯荣,或者成为海底的一粒沉沙,静静欣赏珊瑚礁的美景,经历一下别样生命的过程,也特别美好吧。(作者系诸城市作家协会会员)
  1 条记录 1/1 页
编辑:于蕊

新闻排行

精彩热图

娱乐新闻

关于我们 - 诸城新闻 - 娱乐新闻 - 网站公告 - 版权声明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备案号:鲁ICP备12026069号-1  主管:中共诸城市委宣传部  主办:潍坊日报社诸城分社  技术支持:诸城信息港
版权所有:潍坊日报社诸城分社  地址:诸城市东关大街28号 邮编:262200 安全狗网站安全检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