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诸城新闻网 > 文化 > 读书 > 母亲采“茶”忙

母亲采“茶”忙

2019-05-10 10:41:07 来源:诸城新闻网

刘景森

 走亲访友,主人总会取出自家珍藏的好茶好酒热情款待,好酒咱姑且不说,单说茶,就有什么特级龙井、特级碧螺春、六安瓜片、黄山毛峰、太平猴魁等,都是细嫩度极好的绿茶。泡茶工具也极考究,茶船、茶盅、茶荷、茶巾、茶匙、杯托一应俱全,泡茶的手法绝对娴熟,温杯、醒茶、冲泡、赏茶、饮茶,堪称完美专业。现如今,人们感叹这酒杯越换越大,茶杯却越来越小,我乃一介粗人,极不习惯这繁琐的程序,感觉受不了这等繁文缛节的束缚,加之嫌茶杯太小巧,像闹着玩似的,极不过瘾,倒不如在大杯中放一小把婆婆丁茶,冲入沸水,烫时,吸溜着慢饮;凉时,咕咚咕咚痛快牛饮,极爽快。而这婆婆丁茶正是老母亲亲自炒制的,喝一口,那是妈妈的味道,再喝一口,那是家乡的味道。 
  蒲公英,在老家叫婆婆丁。春天,蒲公英短短的茎,几乎是贴着地面展开叶子的。绿绿的叶子,边缘像起伏的波浪。过一段时间后,绿色的茎慢慢长高。在茎的顶端开出一朵朵黄色的小花,像一朵朵迷你向日葵。秋天到了,蒲公英的花凋谢了,结出一颗颗毛茸茸的蒲公英种子,它们轻飘飘的,只需轻轻一吹,所有的种子都飞上了天空,跳跃、旋转、落地,兴冲冲地怀揣着希冀去寻找它的新家了。 
  每逢春天,有一位老人佝偻着身子走在田间地头,她无意欣赏田间美景,专心寻觅婆婆丁的踪迹,小心翼翼地用小铲完整地把它们挖出来,放在尼龙袋子中,深一脚浅一脚地背回家,她就是我的母亲,一位年逾古稀的老人。 
  母亲是听隔壁的婶子说的,喝婆婆丁茶、苦菜茶,有祛火、消炎、利尿的作用,对身体特别有好处。婶子上过初中,识文解字,母亲对她的话深信不疑,从此以后,她就渐渐迷上了炒野茶。 
  母亲把婆婆丁或苦菜带回家后,在南屋的过道,坐着小马扎,仔细择好,把一些泥巴、干巴老叶都去掉,再放入大铝盆中用水反复冲洗干净,直到盆中的水清澈见底方才罢休。母亲干活甚是板正,在我印象中,整个村里,除了我二婶的活最板正外,就数母亲了。洗好之后需要晾晒干,母亲在天井借助长板凳支上苇席,把它们均匀地摊放在上面,定时用手翻弄一下,期盼早日晒干。 
  等这些婆婆丁或苦菜晒干后,母亲再用炊帚蘸水朝它们甩上少量的水,让它们稍微受潮,再用菜刀把它们切得稍短些,这样就可以开始炒野茶了。婆婆丁和苦菜可单炒,亦可混炒,不管怎么炒,母亲都事先把切好的干枣片加入其中,这样,炒出的茶有一种淡淡的香甜,中和了苦菜的苦味,这可是母亲的一个小创新呢。母亲炒野茶用的是农村做饭用的土灶大锅,软和柴草,文火慢烧,她耐心地翻着锅,使它们受热均匀。整个过程得费不少工夫,母亲一直忍着腰酸背痛,当然,想到她的孩子能尽早享用这美味野茶,喝了这野茶能够帮助大人孩子祛火消炎,或许,心里更多的是美滋滋的吧。 
  野茶炒好,进入包装阶段,母亲先用小保鲜袋把它们分装好,再装入旧的茶叶罐里,自己享用一小部分,更多的是送给了我们兄妹三人,有时来串门的邻居朋友尝着好喝,母亲也会慷慨相赠。 
  母亲见我们爱喝,这几年一直坚持这种炒野茶的习惯,有时一年两茬,春天和秋天各炒一次。我们曾劝她别炒了,上了年纪,腿力不行了,上沟下崖的,不安全,但执拗的母亲就是不听。我们除了叮嘱她上坡要小心脚下外,不再说什么。 
  母亲炒的茶在别人眼里可能不值一提,但我却奉若至宝,因为它让我们重温妈妈的味道,让我们想起了家乡迷人的田野。 
  也许,母爱就像这蒲公英,虽然没有玫瑰花的华丽,也没有百合的迷人香气,不需要人们精心栽培,但照样坚强地生长着,照样也可以开出朴素的花来。(作者单位:实验初中)

  1 条记录 1/1 页
编辑:于蕊

新闻排行

精彩热图

娱乐新闻

关于我们 - 诸城新闻 - 娱乐新闻 - 网站公告 - 版权声明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备案号:鲁ICP备12026069号-1  主管:中共诸城市委宣传部  主办:潍坊日报社诸城分社  技术支持:诸城信息港
版权所有:潍坊日报社诸城分社  地址:诸城市东关大街28号 邮编:262200 安全狗网站安全检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