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诸城新闻网 > 文化 > 读书 > 偏心的母亲

偏心的母亲

2019-05-10 10:40:11 来源:诸城新闻网

孙爱勋

 我小时候,家里穷,一日三餐,地瓜干子就咸菜,勉强填饱肚子,脸上都是菜叶子色。有时,为了改善一下生活,打打牙祭,母亲就在煮地瓜干子的铁锅上,烀两个玉米面饼子,这俩饼子不亚于山珍海味,闻着锅里袅袅浮起的清香,口水就在舌底下打旋儿。 
  有一年母亲生日,烀了两个黄橙橙的玉米面饼子,母亲没舍得吃,一个留给父亲,父亲要下地劳动,必须吃饱肚子。另一个给了我和弟弟,嘱咐说你哥俩分开吃吧。看着金光闪闪的玉米面饼子,我目光都热了,不停地吞咽口水,悄悄跟弟弟说:“咱到外面吃去。”弟弟听话地跟我来到天井里,手里一直紧紧攥着那个饼子。 
  为了骗弟弟,我用木棍做了一杆秤,要把饼子称开。我掰下一小块,装模作样地放在秤上称了称,跟弟弟说,你这块大,你看,在秤上高高的。我又称了称那块大的,告诉弟弟,这块不足秤,我留下吧。弟弟扑闪着一双大眼睛看了又看,小声嘟哝说:“还是你那块大。”我说,你那块结实,知道不?我再给你称称。又称了一次,秤杆依然高高的。弟弟狐疑地看了看,将信将疑地拿着一小块饼子走了。 
  弟弟回到屋里,很快就把一小块饼子吃完了。这时,我看到母亲又从父亲的饼子上掰下一块,给了弟弟,弟弟喜滋滋地朝我晃了晃手里的饼子,像在炫耀,心满意足的样子。我却在心里一个劲埋怨母亲偏心。 
  弟弟生日,母亲给他煮了一个鸡蛋,滑溜溜的蛋壳上,泛着浅红色的光泽,似乎正有丝丝缕缕的香气从蛋壳上冒出来。母亲嘱咐过弟弟,到角落里吃去,别让哥哥看到。可弟弟偏偏是个好显摆的主,他拿着鸡蛋放在鼻下嗅着,在我身边转来转去。 
  我说,弟弟,咱到天井里说话。弟弟又顺从地跟我到了天井里。我说,我手上有二分钱,买你一小块鸡蛋尝尝,怎么样?弟弟犹豫了一下,但还是答应了。弟弟瘦弱矮小,他踮着脚把鸡蛋送到我嘴边,我猛劲吸了一下,大半个鸡蛋进到了嘴里,弟弟匆忙往下拿,但还是只剩下很小的一块了。弟弟看看手里可怜兮兮的一小块鸡蛋,哇一声哭了,钱也没顾上要。 
  母亲闻声出来,一看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她悄悄附在弟弟耳朵上嘀咕着什么,弟弟就止住了哭,拽着母亲的衣襟回到屋里,我看到母亲变戏法似的又拿出一个鸡蛋给了弟弟。这次她不让弟弟出来,掩了房门,让弟弟独享那枚幸福快乐的鸡蛋。这时我站在门外,心里直埋怨母亲偏心。 
  后来,生活好了,跟母亲聊起从前的往事,我开玩笑说母亲偏心,总向着弟弟。母亲说,你弟弟矮小瘦弱,营养不良,理应给他开个小灶,但那时日子穷,没办法呀。我不向着他,好东西都让你给骗吃骗喝了。 
  最后,母亲叹一口气,悠悠地说,十指连心,都是母亲的心头肉啊。 
  (作者地址:桃园生态经济发展区)

  1 条记录 1/1 页
编辑:于蕊

新闻排行

精彩热图

娱乐新闻

关于我们 - 诸城新闻 - 娱乐新闻 - 网站公告 - 版权声明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备案号:鲁ICP备12026069号-1  主管:中共诸城市委宣传部  主办:潍坊日报社诸城分社  技术支持:诸城信息港
版权所有:潍坊日报社诸城分社  地址:诸城市东关大街28号 邮编:262200 安全狗网站安全检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