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诸城新闻网 > 文化 > 读书 > 秋千荡悠悠

秋千荡悠悠

2019-04-12 10:31:37 来源:诸城新闻网

孙晋芳

  儿时过清明,最爱是秋千。 
  能吊秋千的人家不外几种情形:家里的女孩是掌上明珠又很任性的;家里有几个女孩子待嫁的;家里有一群男孩子要娶媳妇的,或者经济状况好,在村里有头有脸的人家。那时觉得能吊秋千的人家是多么的荣耀。那几天人来人往络绎不绝,笑语随着秋千飞出院墙。尤其是女孩子们,穿上过年时刚穿过的新衣服,成群结队,如花一般飘来荡去。 
  离清明还有三天便吊起秋千,一过清明便拆掉。我们争分夺秒。还没到放学时间,老师讲的什么早就不入耳了,心早就飞出去了。悄悄地收拾着书包,只等老柳树上的那口锈迹斑斑的铜钟敲响,便冲出门去。那时连吃饭也顾不上,为了能争着秋千,有的一放学背着书包一溜烟直跑到秋千下。有的匆匆回家拿上点吃的就跑去了。直到上课钟声快要敲响了,才呼哧呼哧跑进教室,也有跑慢了迟到挨罚的。 
  打秋千是要争抢的。“送一送,挣一挣。”只有送了前一个,下一次才能轮到。人多时往往每边的秋千绳上都攥着几只手,大的小的,上上下下挤在一块,四五个人同时送,这样是送不出去的,因为谁也不肯最先妥协。僵持不下时只好找那家主人出面调停,被迫让出来的便噘着嘴退后,再等着抢机会。如果只我们一帮小孩子,就不争抢,自觉地找好搭档,排好次序,一对挨一对地来,这样,不管瘦弱的还是强悍的,都能轮到。如果来了一群大孩子,我们就暗暗叫苦,因为争不过。最怕来一群调皮捣蛋的大男孩,太霸道,秋千简直成了他们家的,我们除了不满地嘀咕连抢的份也没有了。 
  有一幕至今想起还忍俊不禁。按习俗,清明那天早上是要吃鸡蛋的。家境好的每个人吃两三个,状况差点的也就只吃一个。孩子们往往不舍得吃,宝贝似的揣在兜里,也好在小伙伴面前炫耀。有个女孩荡着荡着也许是荡得太高了,鸡蛋掉在了秋千架下,正好被那家的小猪崽抢到了。那只小猪一点也不笨,叼着鸡蛋就跑。于是秋千上的女孩尖声喊叫着她的鸡蛋,下边的人也呼喊着,有的去赶那只小猪,有的急忙抢上去留住秋千。当人们喊叫着把那只小猪拦截在草垛和院墙的夹道里时,小猪两只眼贼溜溜地瞅瞅两边———好汉不吃眼前亏,不得已吐出鸡蛋,鸡蛋只剩一半,没法吃了,女孩眼巴巴望着,那家主人便用树枝追打着那只惊恐的小猪,一边还骂着:“叫你嘴馋!叫你嘴馋!” 
  荡秋千最惬意的是晚上,人少,容易轮到。等剩了两三个人的时候,那便成了我们的天地。于是我们尝试各种花样:站着、坐着、跪着;单人、双人、三人;或高或矮,或快或慢。梨花院落,风摇树动,疏影斑驳,寂静的夜里,秋千架随着人的荡来荡去“吱呀吱呀”地唱着。闭上眼睛,晃晃悠悠,如在梦中。 
  最热闹的当数清明那天下午。妇女们都停了工,梳洗打扮,喊姑叫嫂,前呼后应地聚到村里最大的秋千架下,爱凑热闹的青年男子甚至大老爷们也不甘错过,有的为了卖弄身手,有的专爱往姑娘群里闹。男女老少,人山人海,那场面比看电影看戏还热闹。在这里才能看到真正的高手。年轻力壮的小伙子或单打或两人一对,荡得高过了秋千架,荡到最高处时身子横在了半空,人影忽东忽西,似乎能听见荡过时的呼呼风声。招来喝彩声最多的要数那些好逞能的老太太了。她们单打,因为那才能显示她们的本领。她们嘴里说着“也来卖卖老吧。”走到秋千下,在别人帮助下爬到高高的踏板上去,早已扎好裤脚,利落地把绳子缠绕几圈———就像电影里的八路军打好绑腿那样———这样很牢固,也是有经验人的做法。一经人送出,慢慢地,越荡越高,越荡越高,看起来那么轻巧,像一只翩飞的大雁。她们每次弓身屈膝再用力直身时,上身都用力往前倾,脖子伸得老长,头也高高地昂起来,好像要看到地球外面的东西。荡得高的,好像要越过秋千架的横梁似的,有风趣的,在秋千上还跟下边的人开着玩笑。人们惊呼着,喝彩着,好像秋千上的是自己。也有闹出笑话的,曾经有个老婆子,小巧精爽,打秋千时因为用力过猛,将裤腰带绷断了,惹出一片哄笑来。轮到我们小孩子时,大人们不用力送,只让我们悠荡一会儿。那样,我们也很满足了。 
  直到现在,看到秋千,心里还痒痒的,有时忍不住要上去悠荡几下。(作者系市作协会员)

  1 条记录 1/1 页
编辑:于蕊

新闻排行

精彩热图

娱乐新闻

关于我们 - 诸城新闻 - 娱乐新闻 - 网站公告 - 版权声明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备案号:鲁ICP备12026069号-1  主管:中共诸城市委宣传部  主办:潍坊日报社诸城分社  技术支持:诸城信息港
版权所有:潍坊日报社诸城分社  地址:诸城市东关大街28号 邮编:262200 安全狗网站安全检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