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诸城新闻网 > 文化 > 视野 > 千古名胜石屋山(庙山)

千古名胜石屋山(庙山)

2019-03-01 10:27:11 来源:诸城新闻网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石屋山,又称庙山,虽海拔不足二百米,却因悠久的历史,丰厚的文化内涵而成为诸城名胜之一。清初诸城名士李澄中有《石屋山歌》云: 
  野夫扶杖得宽容,石屋山头听暮钟。一缕白云自今古,春来挂遍涧门松。 
  诗歌中不仅描述了石屋山独具魅力的风光山色,而且道出了其源远流长的历史文化。清嘉庆诸城名士王庚言编攥之《东武诗存》中,亦有二十多首诗篇咏诵此山。 
  石屋山位于枳沟镇乔庄村西南1公里,古时因山顶有乱石堆砌的小屋而得名,又因山上“桃花洞”前岭埠上明清修建有寺庙,故亦称庙山。海拔191米,面积3平方公里。石屋山下的乔庄村村址处北边,曾为东周春秋时期鲁国季氏所辟古邑所在地。是古代诸城境域最早的城邑。鲁庄公二十九年(前665)冬,鲁国曾在石屋山东北,潍河之南修筑城池,按“诸冯”之“诸”字取名“诸邑”并由季氏率兵驻防;鲁文公十二年(前615),鲁国大夫季孙行父再次“率师城诸”,时人又称“季孙城”。诸邑之名来源于东武舜帝故里诸冯,西汉吕后七年(前181),在诸邑城址延用“诸”字置诸县,诸县于北齐撤销并入东武县,是东武县于隋开皇十八年(598)改定为“诸城”县之诸城命名的依据。石屋山,伴随着春秋古鲁诸邑、西汉诸县、东武、隋代诸城走过了2700多年的沧桑岁月。 
  石屋山作为诸城悠久历史的见证,还在于山上的历史文化遗迹。石屋山西峰以东、北峰以南的山涧,有一天然石洞,名为“桃花洞”。据传,明朝曾有三位隐退朝堂、消闲山水的官员来山洞隐居,他们仰慕晋代陶渊明隐退躬耕、平淡自然的田园生活,在洞周广植桃树,垦荒种禾,书诗作画,放浪山水,“桃花洞”之名,即为他们依《桃花源记》意境而命名。他们以诗酒会友,广结贤士,给石屋山带来了文韵和灵气。从此,石屋山名声大振。后人为表敬意,纪念他们,于明末在洞前高埠修建了寺庙。其主体建筑有供奉倒坐观音的菩萨阁和“三公殿”,三公殿内供奉有天官、地官、水官“三官老爷”的塑像。 
  文以山丽,山以文传。石屋山方圆不过几十里,但却因丰厚的文化内涵受到了古今大批文人名士的青睐。清乾隆《诸城县志·山川考》载,“……石屋山有岩穴连之若屋,涧口有寺,寺旁泉汇为沼,岸植果卉,县人张侗、徐田辈尝咏其胜,亦小有天矣。”此时的石屋山,景点和各种文化遗存已具备相当规模。特别是桃花洞和寺庙,吸引了大批文人骚客、名士官员前来观光、揽胜、写诗作画抒发情怀。洞中东侧石壁上的“桃花洞”三字为清初诸城名士张侗题写。洞口依山面南,洞口前有一人工建半圆门;门下有台阶数级通往洞内,台阶连接仙人桥,桥下是山泉流水。桥西侧是白龙潭;溪水穿过仙人桥下流入桥东侧的黑龙潭,泉水清澈甘冽,终年流淌不断。仙人桥上有一石赑屓,背上驭着一座高约1.7米的石碑,碑刻“百尺悬崖环石屋,一溪清水过仙桥。”落款处已剥落,无法辨认。从洞内沿台阶而上,为“倒座观音”阁;再往上便可登上开阔的台榭。台榭四周有三尺高的青砖花墙,台南正中就是正门朝北的“三公殿”。三公殿内,供奉由纪念的文墨三客,延变为“三官”(天官,地官,水官)老爷的神像。 
  桃花洞以北崖侧10米处,还有“百子殿”和“冰雹殿”及僧房等寺庙住持和尚住室。可谓山泉环绕,桃李点缀,茂林修竹,果卉飘香。当时,诸城文人张侗、李澄中、徐田、刘子羽,青州(益都)云门高士杨水心等常来此赋诗作画,以文会友,留下了许多轶事趣闻。张侗是清初诸城放鹤村(今枳沟镇普庆)人,生于明崇祯末年,其曾祖父张蒲渠明时为复社琅琊西社社长,清朝顺治九年(1652),复社被清政府取缔。其堂兄张蓬海之母又被清兵杀害,家仇国恨使他隐居山林。他先在放鹤村(今枳沟镇普庆村)“放鹤园”、石屋山广交名士,以文会友,后隐居诸城九仙山龙潭谷,辟卧象山,住“我村”,与朋友们寄情山水,咏诗作画,共结同心。据他的遗存《同心录》所载,与其志同道合的学士文人有100余人,但交往最为密切、最敬慕的当数丁耀亢、李澄中、杨水心、刘子羽等人。杨水心,号笠云,自题:“云门杨涵”,画家,擅长画竹。青州云门山西人,因有志难伸,性情耿介,漂泊异乡,和诸城的文士们缔结同道,走到了一起,常住放鹤村张侗家,交往甚密,是其挚友之一。因行道炼丹误食中毒而终。他在临终前留下两句诗:“家山眺狄隔云门,旧院荒芜古庙存。”因生前对石屋山的挚爱,死后朋友们将他葬在了石屋山西麓的歇鹤村(今枳沟镇小埠头村)东原,并在其碑上刻诗曰:“红臣孤苦中朝日,伯道伤心无后昆。”其墓、碑现已无存。歇鹤村百姓曾一度把他奉为“祖长”纪念。在当时,他们的字画都享有盛誉,张侗画雁看去在飞,杨水心画竹看着会动,其画作曾被称为“静中有动,动中有静”的一代绝作。除此以外,在石屋山西峰峰顶,曾有清朝康熙年间放鹤村张氏十世祖、县举人张惟修(字西华)立的石碑。碑北面题刻“伫望河清”四个正楷大字,上款刻有“潍水环河面,石屋立山头”,下署“康熙六年春山下举人张西华立”;碑南面无上款,题刻“云海微茫”四个行草大字,下署“山下小举人宗海衍题”。上世纪80年代末,石碑被毁。 
  石屋山还与三国时代杰出的政治家、军事家诸葛亮有着相当的渊源。李澄中在其长诗《东武吟》中写道:“季氏曾城石屋根,雨霖葛冢汉臣魂”“季氏曾城石屋根”当指季孙行父在石屋山下“城诸”一事。“雨霖葛冢汉臣魂”之“葛冢”,是指葛陂一带诸葛先人坟墓。“葛陂”,即“琅琊诸县孔明里”,位于今诸城市枳沟镇潍水北岸的普庆村西南。《辞源》“诸葛”条解:“复姓,本葛氏,夏商诸侯葛伯之后,旧居琅琊郡之诸县,后徙阳都。阳都先有葛姓,时人谓之诸葛。”清康熙十六年(1677)修成的《放鹤张氏族谱》中亦有关于葛陂为孔明里的记载:“余始祖潍阳公,江南风阳人,元末避地琅琊,至春秋季孙行父所城诸,因家焉。葛陂在其前,旧传为孔明里。昔孔明徙南阳,犹称诸葛。”放鹤张氏祠堂大门旧时常书对联一幅“村邻诸葛庐,门对季孙城”。所谓“诸葛庐”者,即指孔明里也。《东武诗存》收入张昉初(清康熙时诗人)《续濠梁吟》一首,中有“葛陂留汉月,桃洞挂秦云。行父城之北,古屋岿然存”句,说明清初葛陂尚有“古屋”存在。桃洞即为桃花洞,清康熙《诸城县志》载:“石屋山在县治西南三十二里,山下有桃花洞。其东北二里,潍河南岸,即古鲁诸邑。”如今石屋山及葛陂周边的贾悦镇的部分村庄,仍有葛姓后裔居住。 
  历史发展到了今天,由于战争以及其它因素的影响,石屋山“桃花洞”及寺庙横遭破坏,历经几百年的人文古迹今已荡然无存,只剩下古老的石洞和一堆断石残砖。但悠久的历史,浓厚的文化积淀,使石屋山不高而高,不大而大,成为当地和周边地区人们心中精神的寄托、文化的象征。每年一度的石屋山庙会,一直延续至今。每逢农历三月三庙会期间,人们总是纷至沓来,游玩踏青,焚香饮酒,燃放鞭炮,祈福、拴子、求财、保平安。特别是近年来,当地政府对石屋山庙会进行了有计划的引导和发展,使石屋山庙会成了诸城、五莲、莒县三地经济交流的一个亮点,每到此时,大车小辆,络绎不绝,成千上万的人们汇集于此,可谓摊点密集,生意兴隆,香火旺盛,鞭炮震天,人流熙攘,热闹非凡。 
  “八宝朝阳洞,九顶莲花山”,相传清朝东阁大学士,首席军机大臣刘统勋曾这样题诗赞美石屋山。自上世纪70年代始,人们开始在山上开山取石、挖膨润土、挖填料,留下了连片的巨大石坑,山体挖断,植被破坏,林木被毁……但愿在不久的将来,石屋山还会焕发其美丽的青春。(作者系市地方文化研究学会会员郭瑞明)
  1 条记录 1/1 页
编辑:于蕊

新闻排行

精彩热图

娱乐新闻

关于我们 - 诸城新闻 - 娱乐新闻 - 网站公告 - 版权声明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备案号:鲁ICP备12026069号-1  主管:中共诸城市委宣传部  主办:潍坊日报社诸城分社  技术支持:诸城信息港
版权所有:潍坊日报社诸城分社  地址:诸城市东关大街28号 邮编:262200 安全狗网站安全检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