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诸城新闻网 > 文化 > 读书 > 狐狸的爱情

狐狸的爱情

2018-05-11 09:41:00 来源:诸城新闻网

黄鑫

  没成想三个有志少年,正值轻狂,哪听得进老代沟的陈词滥调,毅然抛开祖训,我行我素,甩开膀子大干了一场,没多久,硬是搞成了行业标兵!

  只是当时,却苦了怀揣至理名言的老鹿王,气血攻心,一病不起,再加上羊院长的好一番“调理”,眼瞅着便要不久于世了。

  翌日,正值阳光初展,我伸伸僵硬的腰身——脑力劳动也不是吃素的,几个日出日落下来,直搞得自己头疼欲裂,可惜仍不得其果。

  岩下,忽然传来袋鼠的叫嚷,有船驶过来啦,大家戒备啊!

  我心头一懔,循声望去,果见一条小船正疾风划来,船头正中,迎风飘一“盟”字彩旗。

  我赶紧起身,顾不得活动麻木的手脚,踉踉跄跄,奔下山去。 

  壬戌癸亥年,大海水。

  大海水者,总纳百川,汪洋无际,包括乾坤之大,升沈日月之光。

  我随手抓起一把扬沙——天气温和,微风都没一丝,以至对面驶来的帆板,出奇的慢条斯理!

  众人静候了大半个时辰,才隐约看清“盟”字旗下,系一四蹄动物在奋力划拨着木桨。

  正猜度这厮真正的身份呢,眼疾嘴快的灰狼,率先一嗓子:“这下我看出你是谁了——吕大毛,原来你没死,这次不带鹿角,别以为披一破红袄我们就不认得了,说,又有何阴谋!”

  我自默不作声,朝埋伏在岸边的河马递个眼色,几头训练有素的水兵,灵巧地一翻身形,悄无声息地潜了过去——没多会工夫,整个船身,便在河马的推搡下,疾驶而来!

  船上的“旱鸭子”开始大惊失色,绵绵延延地狂鸣不止!不过声音——仔细一听,噢,这次的确是灰狼冤枉了人家,哪是什么驴子,正是当日为红小狐开锁的枣红马呢!

  转眼间,“马踏飞船”已飞至我们脚前。

  由于惯性,当然还想来个漂亮的登陆,不过实话实说,在技术上,我想这应该叫作“触礁”的——先是木船轰然碎裂,红马也落得十多个趔趄不止……好在被木小杉一把扶牢。

  基本与“助人”不太沾边的袋鼠,自然不会错过“为乐”的大好时机:“耶,又没年没节的,畜盟那老杂毛竟派来这么个大红包,喜庆,喜庆!”

  一干食肉民众,开始慢慢围将上来,故意呲着獠牙,嘿嘿阴笑!

  大红枣哪见过这阵势,刚刚因“水上历险”而惊魂未定的四条颤腿,终于务实地瘫在自已“挖”好的沙坑里,舌头也废了十之八九:“两……两国交……交战不……不斩……来使……”

  众人哄笑:“哈哈!对对——我们不斩来使,我们吃来使!”

  正与之亲密接触的袋鼠,更是松松马腿,捋捋马鬃,再摸摸马脸,最后用拍马屁的口吻,不无遗憾地恫吓:“哥们儿,看在你这么帅的份上,放心,我们一定最后吃你的脸……噢!还会把蹄子,寄还给你妈咪!”

  红马汗流浃背之下,哪回味得过来,眼前这主儿,虽长得凶神恶煞,其实与自己一般,是吃草的呢——只顾不遗余力地伸长脖子,讨饶不止,这次,声音倒与吕大毛有了几分神似!

  想想还不知对方是敌是友呢,便不问青红皂白的,把匹骏马折磨成毛驴,于我湿地的侠义名声,总是不妥。

  刚要起身解围,远远望见,红小狐在土拨鼠的搀扶下,朝我走来——小跳最近在官场比较活跃,近几日大家都忙于应付畜盟,所以只好选了只“体型不太浪费的”,来协助石屹护士照顾一下极度衰弱的红小狐,看病人红润如初的脸色,想必鼠小子客串护士时,还算敬业。

  我忙快步迎了过去,对女友一番嘘寒问暖过后,再将“红马”之事讲了个大概。小妮子听完,慢慢拨开众人,柔步上前。

  还未及安慰呢,“红毛”的马眸子里,便明显流露出“拨云见日”的奕奕神采:“红姑娘,忘记了吗,那日,是我!是我给你开的锁,是我呢,我是畜盟的信使,也是敏公主的贴身护卫,还带来了她给黄族长的私人口信呢,快救我啊,红姑娘!”

  眼瞅着小红马求救心切,大哭大喊着,就要试图腾空跃起,扑向红小狐,我下意识地疾步挡上前去!

  旁边的袋鼠,却没我来得客气,飞起一脚,将红马跺回马坑,口中大骂:“你当杀手就当杀手,还扮什么罗密欧啊!怎么,看我们家红儿温柔善良,好欺负是吧,接下来,还要让我二哥跟你家主子催生出几本琼瑶小说和一系列狗屁韩剧咋的?”

  小跳也“噌”地一声冒将出来,扬手指指我和红儿的脑袋,配合着袋鼠表亲大声宣言:“对不起,马大使,我们族长老婆对他的防守,比对《新交规》都严呢!死心吧,啊!”

  我朝这哥俩凶狠狠地瞪眼咬牙了老半天,袋鼠才讪讪地移到我耳边:“哥,小敏子现已完全变得心狠手辣,彻底成了湿地各族公认的仇敌,这小子现在散布这些……分明是在挑拨离间,定是那老鸡头的一计,想让我们内讧呢!”

  那个“敏”感的名字冷不丁入耳,心中顿时痛感骤起,我赶紧一边拍着胸口作深呼吸,一边继续朝两个肇事者恶容相向! 

  好在一旁的红小狐,对花萝卜男友的“痛心疾首”早已修炼得“置若罔闻”,竟自撇下我,缓缓走到红马面前,凝重地问:“你,叫什么名字?”

  “神马……”

  土拨鼠不怀好意地一旁打趣:“是不是还有个小名——叫浮云啊?”

  对方闻听此言,竟貌似魂都丢了三分,不由地叩头如雷:“这神马真的是我老爹所起,至于浮云……那是畜盟主席……给小的此次行动……所起的代号,您真乃神人啊!”

  (说来,这句“神马都是浮云”,的确最近在网上流的比较火,由此可见,有些个“网络流行语”,是会致命的,还是传统文学来得安全——同学们,切不可过分迷恋噢!)

  灰狼却一反常态,主动上前,可鞠地拍着“红毛神马”频频示好,并提醒,现在可不是“恨爸不成刚”的时候,好好回答问题,才是“从宽”的正途!

  红小狐毅然再问:“你这次来鹰崖,是为公,还是为私?”

  刚要振奋的小马马,语气再度嚅喏:“是……为公……私……”

  呵!灰狼终没了耐性,就势一个耳刮子过去,破口大骂:“什么公司,你还会社呢,到底来鹰崖干啥,赶紧交待明白喽!”

  修长的马脸受此一激,竟慢慢垂下眼帘,估计是在为舌头“养精蓄锐”的吧。没成想片刻过后,小子却把理想崇高到了“四腿一蹬,稳稳地站了起来”!

  身形一长,神情也随之卑亢有别——感情人类个个“不择手段、非要高人一头”的想法,原本是有进化根据的!只见“红毛大使”双蹄一拱,语气已恢复了几分正常:“黄族长,红姑娘,诸位……本次神马受畜盟主席所派,特此与贵族商榷合作事宜,此为公事;另受我家敏夫人所托,为黄族长带来一绝密口信,此为私事!”

  袋鼠怒气未减:“看来你小子贼心不死哇,玩起无间道来了,老子先灭了你这特殊工种!”

  话音未毕,就要撸着袖子扑将上去……却悻悻的被刚刚梦游回家的我厉声喝止——我慎重分析了一下,红马口中,故意加重的“绝密”二字,说明花鹰这口信,私情不到哪儿去,不过是一份关系到湿地生死攸关的重要情报而已!

  神马同志最终被几个湿地骨干勒押着,邀请到“点兵台”——自从一时脑热,答应了金大狐在“标本间”颐养天年后,这块地儿的功能,便文武双全了:打仗时,点兵;谈判时,会客!

  我用力吹了吹“谈判桌”上厚厚的沙尘,将小红马递交的文书尽数展开,浏览未半,心中顿时疑云密布!

  文书中,除开头“为了倡导和平、保护环境”等几句屁味官话外,其他通篇内容,基本团团围绕在“卑躬屈膝的央求湿地与之联欢”上——还提议要开什么“冬奥会”,实在地理条件不允许,办个“电影节”或者“烧烤节”,甚至整上一台“春晚”都行!

  正在“头大如斗”之际,马代表庄重地凑上两片大嘴,压低声音:“族长,敏小姐另有交待……”

  我四下望望众人如芒的眼神,故作轻松,干咳几声:“噢!没事!在坐的都不是外人,你就放声传达吧,敏……花鹰都说什么了?” (连载中)



  黄鑫 儿童文学作家,中国作协会员,山东作协会员,诸城作协主席,代表作品有《蝎子与青蛙》《狐狸的爱情》《大黄狗的梦》等长篇童话小说。其中《蝎子与青蛙》已正式入围第九届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童话类)提名,填补了我市乃至潍坊地区的空白。



  1 条记录 1/1 页
编辑:于蕊

新闻排行

精彩热图

娱乐新闻

关于我们 - 诸城新闻 - 娱乐新闻 - 网站公告 - 版权声明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备案号:鲁ICP备12026069号-1  主管:中共诸城市委宣传部  主办:潍坊日报社诸城分社  技术支持:诸城信息港
版权所有:潍坊日报社诸城分社  地址:诸城市东关大街28号 邮编:262200 安全狗网站安全检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