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诸城新闻网 > 文化 > 读书 > 岳宗是我忘年交

岳宗是我忘年交

2018-05-11 09:36:34 来源:诸城新闻网

齐乃华

  初识岳宗,纯系偶然。

  那是2013年8月6日的早晨,我在诸城速8酒店的自助餐厅吃早餐,端着饭菜找座位的时候,看到餐桌边一个戴着礼帽吃饭的老先生透过厚厚的眼镜片注视着我并颔首致意。见我礼节性地颔首微笑,他把左手上端着的稀饭碗放到餐桌上,伸手示意我坐他对面的空座位。

  我致谢后边吃边和老先生聊。因为在这里住宿的很多游客都是冲着诸城恐龙来的,我问他:“您也是来看恐龙的吗?”老先生说:“早就看过多次了。”他接着补充说:“我也是诸城人。”于是他说了几个只有上了年纪的诸城人才能明白的诸城方言:席篾儿、挺杆儿……那意思分明就是:我可不是冒充的。

  后来,他把诸城民间流行的方言土语顺口溜似的说了一大套。我惊讶于老先生的气度和方言的不协调。看其人,像大学教授,像诗人;听其言,却说一口百分之百的诸城“土话”(方言)。

  老先生起身从身边椅子上的公文包里拿出一张名片,躬身双手递过来;我匆忙起身,也躬身双手接过。

  老先生笑嘻嘻地看着我,大概是看我有何反应。我一看名字:呀!岳宗!我惊讶道:“您就是岳宗先生?久闻大名,谢谢谢谢。”

  对岳宗这个名字,我早有了解。以前看过诸城“超然台”广场上的碑刻《超然台记》,其碑上文字就是岳宗用楷书写成的。这次对上号了,我非常幸运自己能巧遇著名的台湾诗书画“三栖”大家岳宗。

  我边吃饭边和岳宗老先生聊,从诸城风俗到他的返乡见闻,从近现代诗到古典文学,他思维敏捷,滔滔不绝,令我钦佩不已。尤其是对于诸城的古代和近现代名人,他更是侃侃而谈,张口就来。我感觉他不像是一个返乡探亲的台湾游客,更像是一个学识渊博的演讲者在演讲,像是文学课老师在上课。我暗自慨叹老先生的记性和口才。从老先生鹤发童颜的貌相和健硕的身体看,根本不像一个年逾古稀的人。

  通过交谈得知,岳宗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兴起的“琼瑶热”主人公琼瑶是同班同学。因为我曾经看过几本琼瑶的小说,也断断续续看过几个由琼瑶小说改编的电视剧,话题就谈到了琼瑶。说起琼瑶小时候的事情,老先生话题大开,这也更加拉近了我和岳宗的距离。看到岳宗名片上那么多的头衔,我敬佩这个哲学博士,竟然精通诗歌、书法和绘画,并且在诗书画领域都有建树。似乎为了证明自己不是冒牌的诗人“岳宗”,老先生从身边包里拿出一叠文稿说:“这是我昨天晚上写到一点才写完的,就叫《恋歌三叠》,是写给郭先生的。郭先生是我的朋友,想必你也认识的。他结婚四十周年,我写诗为他祝贺。”

  我读着岳宗刚写成的《恋歌三叠》,被那直白的语言、恰到妙处的炼字用词、淳朴的诗风、浓重的情意所吸引……

  在岳宗吃饭的时间里,我快速读完《恋歌三叠》。岳宗微笑着说:“你是这首诗的第一读者。”

  我说:“我太幸运了。这首诗需要打印吗?”岳宗高兴地说:“需要呀!我正琢磨着怎么打印呢!”于是我承诺半小时即可给他打印出来。

  回到三楼办公室,我匆忙打印出《恋歌三叠》,然后跑到楼上给岳宗送打印稿。岳宗住在酒店六楼,我找到房间敲门后,开门的正是岳宗本人,他接过诗稿,一边热情地让座,一边致谢。他转身从行李箱里找出一本书说:“只有这一本了,是在台湾出版的,大陆买不到的。”老先生双脚并拢,双手平托着书,弯腰递给我;我匆忙恭敬地并拢双脚,也九十度鞠躬双手接过并连连致谢。一直面带笑容的岳宗竟然高兴得像个孩子似的。我想,在大陆,这么古朴自然的礼节已不多见,今天我俩一见如故,对头弯腰的一瞬间,我们已经成了忘年之交。恰好这时岳宗说:“我们是忘年交呀。”

  我惊讶:他怎么说出了我脑子里的念头呢?

  我手里的这本书,是岳宗的小说集《永远的情人》。扉页上,岳宗用功力深厚的行楷写下潇洒端庄的“乃华吾兄雅正”。落款是“岳宗”,然后是年月日。

  面对这个和蔼慈祥的老人,我感觉一股暖流涌上心间。真的是礼轻情意重啊!

  后来得知,就在我和岳宗相见前不久,岳宗来诸城先后为诸城市的小学、初中、高中的英语老师和语文骨干教师举办了数场英语教学和诗歌创作与教学报告,同时与诸城的诗人、作家进行了多方面的交流、探讨。

  过了两天,岳宗结束在诸城的行程要离开诸城返回台湾了。临行前,他又来到我的办公室,给我送来一个米黄色的信封,信封上自右至左用繁体字竖写着:“面陈齐乃华先生台启”,落款是“岳宗”。岳宗微笑着打开信封,拿出一幅书法作品:“古来才大难为用,老去诗名不厌低。集杜甫陆放翁诗句敬赠。”岳宗边念边解释。看到署名“舜水楼仆裴源”,我刚要问,岳宗说:“你以前见到别人落款都是什么‘楼主’‘堂主’‘主人’吧?唯独我是‘仆人’的‘仆’,哈哈。”于是,岳宗笑着解释为什么署名“舜水楼仆”。

  舜水楼是台湾“中国统一联盟”办公的地方,裴源作为秘书长也是这里的领导人,但是他自称“舜水楼仆”,足见其为中国统一鞠躬尽瘁的心志,从中也可以看出他的谦和。

  岳宗说:“你看,墨迹未干,还是湿湿的啊。刚写完没干,我就给你送来了。”岳宗的谦和、朴实,更拉近了我们的距离。

  我的办公室在三楼,岳宗住在六楼,包括问询诗稿里我打不出来的繁体字和修改打错的字,岳宗连续上楼下楼三次,也真难为这个七十多岁的老先生了。

  我就是无意闲聊中认识了他,顺手给他打印出来诗稿,老先生就高兴地不得了,如遇故人一般,这令我感动不已。我想,岳宗真是一个性情中人啊。

  后来,我认真拜读了岳宗的小说集《永远的情人》,从该书中得知岳宗的一些情况,加上我和岳宗连日交往获得的信息,对岳宗有了一个大致了解:岳宗,本名裴源,祖籍诸城,1937年3月生于天津,1939年,两岁的裴源随母亲返回山东诸城;1944年9月,裴源入诸城关帝庙小学读一年级;1945年到青岛读二年级;1949年到台湾台北市北师附小插班读六年级,与琼瑶同班;1951年入成功中学与陈映真同学;1957年5月24日,作为台湾成功中学高三班长的裴源,率高中部同学冲出校门打砸美国大使馆,成为轰动一时的“5.24”风波;24岁到菲律宾留学,当过菲律宾的中学校长,回台湾后历任文大、淡大、高雄海专教授。2003年任曲阜远东大学副校长。

  岳宗是中国现代诗诗人、画家、书法家。出版《寸草集》《尺素集》《丈量集》《里程集》《大地集》《星辰集》寰宇集》《永世集》《分别集》等诗集和小说集。2007年5月,任台湾“中国统一联盟”(简称“统联”)执行委员。“中国统一联盟”诞生于1988年4月4日,是由中华杂志社和夏潮联谊会发起成立的。台湾著名的乡土文学作家陈映真先生当选为第一任主席,现任主席是台湾世界新闻大学副教授王津平先生。在这个团体内,集合着不同政治背景和身份的人士,他们中间有国民党、新党、劳动党等党派的成员,也有企业界、学术界的老板和教授,还有工人、学生等。成员尽管复杂,但有一个共识:海峡两岸都是中国人,两岸同属一个中国,坚决反对“台独”、反对分裂。他们都自愿把反对任何形式的民族分裂作为自己义不容辞的责任。

  诗书画三绝的岳宗,其实也是个小说家。只是他的诗和书画盖过他的小说罢了。阅读岳宗的小说,我总是在好多主人公身上看到岳宗本人的影子。裴源在台湾政界曾经也是风云一时的人物。当年打砸美国大使馆,他是赫赫有名的学生领袖;当校长、当教授,给诸城教师培训……这丰富的经历,本身就是一本颇有教益的小说。

  这个学识渊博、多才多艺的诗人、画家、书法家、小说家、教育家……实在令我钦佩和敬慕。这么近距离接触一位大诗人、大作家,还是头一次。这段5年前的经历一直令我暗自庆幸。

  岳宗离开诸城不久,我写下了一首《偶遇岳宗》,纪念与岳宗老先生的这次偶遇。

  久仰岳宗名,

  今识裴源面。

  偶遇一颔首,

  未期成忘年。

  语亲似父兄,

  容慈如佛颜。

  学问贯中西,

  言行睦两岸。

  躬身赠我书,

  俯首接恐慢。

  撰联称吾兄,

  楼仆墨未干。

  相识有天意,

  神交万古难。

  时光荏苒,五年过去,算来岳宗先生也是耄耋老人了。

  海峡虽宽,但不会永远水天相隔。

  只是不知道何时才能再次见到岳宗先生。

  (作者单位:诸城市总工会)


  1 条记录 1/1 页
编辑:于蕊

新闻排行

精彩热图

娱乐新闻

关于我们 - 诸城新闻 - 娱乐新闻 - 网站公告 - 版权声明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备案号:鲁ICP备12026069号-1  主管:中共诸城市委宣传部  主办:潍坊日报社诸城分社  技术支持:诸城信息港
版权所有:潍坊日报社诸城分社  地址:诸城市东关大街28号 邮编:262200 安全狗网站安全检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