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诸城新闻网 > 文化 > 读书 > 又见梧桐花开

又见梧桐花开

2018-05-04 08:50:53 来源:诸城新闻网

王亮芹


  谷雨时节,小雨淅淅沥沥,也算是一场及时雨,对周末休息的人来说,恰是一个可以睡懒觉的借口。我是没有这么好待遇的,赶紧起床开门开窗通风透气,然后匆匆洗漱上班。

  半睁着迷迷糊糊的眼,打开阳台窗,猛然间被一顶“大花轿”支起了眼皮!呀!梧桐开花了!这棵高于二层楼的大梧桐,迎来了它怒放的季节,偶然间也让我记起了童年的那棵梧桐树。

  “种下梧桐树,引来金凤凰”!

  成材的梧桐树可以打造成结婚用的箱子或者是柜子,这是老奶奶栽下梧桐树的初衷,每年梧桐树开花的时候,她都会抚摸着哥哥的头说一句话,“要是能活到俺小重孙子娶媳妇就好了!”我听不懂她说的话,但是我喜欢梧桐花。

  我们的老屋出门口是一块沙土地,是老爷爷在世时,用扁担一担一担将山上的土挑回来,然后掺进园子里,建成供十几口人吃菜的菜园子。园子南边是小河,小河旁边是一道山岭,我们祖辈一直喊它南山。这院子、河、小南山便是我难忘的童年。

  梧桐树就在菜园子的墙外。树小时候的叶子,能将我遮盖起来,因为小时候的我营养不良,长得很秀气,哥哥会掰下树叶子给我做成伞遮太阳,常被老奶奶发现,她便心疼地拄着拐杖站在树旁叨念,“小孙孙来,你把它的叶子掰没了,它怎么给你吆喝来媳子呀!”在老奶奶的念叨里,我们渐渐长大,梧桐树长得我们够不着的时候,感觉叶子也没有那么大了。

  每年的四月间,满树的梧桐花吹着紫色的喇叭,喊我和小伙伴们来玩耍。花开的时候,树头像极了一个硕大的山蘑菇,罩着我们这些“小蚂蚁”。风吹来,味道甜丝丝的,树下便成了我们的游乐场。没有玩伴时,我会在树下昂着脸看,看那些“牛腿蜂子”在花上嗡嗡地唱歌;偶尔还有蝴蝶,这种蝴蝶最吸引我,它翅膀的颜色或灰色或草绿色,带着白色的斑点,都拖着长长的尾翅,大的有小碗那么大。每当有蝴蝶飞来,我就会傻傻地想,要是它们能牵着我的手让我也能飞到树上,站在树梢看梧桐花那该多好啊,还会情不自禁地张开胳膊,而后又失望地放下,因为蝴蝶飞远了。每天我可以从早看到晚,也可以将梦从太阳上山做到太阳下山。这时,老奶奶会拄着拐杖,踮着三寸金莲的小脚,嘴上又叨念着“小羔羔,一天到晚不着家,别让傻子拐跑了!”然后将梳着羊角辫的我领回煤油灯光闪烁的老屋。

  每年夏天,雨水都会把门前小河里的垃圾冲得干干净净,白白的沙子踩在脚下,软绵绵的,挠着脚丫子痒痒的。大一点的伙伴在梧桐树下玩过家家,我看不懂,任由他们将我抬得远远的,然后丢掉。我好像很高兴他们这么做,用一根长树枝抬着,或者用手臂交叉起来,我将脚伸进空里,搂住他们的脖子,要不然会翻下来;脸伴随着他们的脚步,一下一下蹭在他们的短发上,被扎得火辣辣的。尤其是邻家小伙伴小波的头发,每次扎我,我都会用力拍他的头,所以他见了我头总是偏着,我就叫他“歪头”!被送出去的我,会一个人沿着河边,追着一只只“钩担钩”乐此不疲地再回来,也不生气,而是等待着他们下一次把我“丢掉”。这时他们自己的游戏玩得也差不多腻了。

  我还会在河边找到一只沙虫玩上半天,将沙虫用细小的树枝从窝里拨弄出来,它会撅着屁股再钻进去,躲起来;再挖,再躲!小波见我好久没有回来,他会跑到饮马石上望望我,看我走到哪里了。

  有花开就有花落,这是我最高兴的时候,因为树上的梧桐花,我摘不着,只能昂着脸眼馋。现在它放下高高在上的身价,驾着风落下来找我了。

  我们在树下捡拾着一个个小喇叭,放在嘴里,追逐着说自己的嘴开花了!我偷偷地将花插在自己的发间,跑到小河边去照照,臭美得不得了,不过不一会儿花就掉下来了。还是小波有心眼,他找来了他娘缝盖顶用的麻绳线,将梧桐花穿成串,做成花环,给我戴在头上;一串两串,做长辫子,一串两串缠在腰间,一串一串缠在手臂上,拖拖拉拉的整个一花孩子,给他浪费了好多麻绳子,晚上被他娘好打一顿。因为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买点东西是相当奢侈的,白白浪费了更是心疼。

  我最害怕虫子。到了夏天,梧桐树上会有一种叫“吊死鬼”的虫子,拖着长长的丝,从树上吊下来,在风中荡它自己的秋千。梧桐树底下我是不敢靠近的,远远地望着叶子被虫子吃成窟窿,还有那摇晃在树梢的绿色铃铛,脑子里想像着会不会有老奶奶故事里的“孙猴子”,来吹一口仙气,将虫子吹走。小波和哥哥玩不上劲头,他们俩会早早到树底下,用长杆子将吊着的虫子,轻轻挑起来扔到鸡群里或者小河里,再喊我过去。慢慢的,因为虫子的原因,他们成了我的保护神。到了秋天,树上的叶子掉落了,我们用长树枝将叶子穿成一大串抬回家,娘会将晒干的叶子用木棍敲碎,掺在猪食里作为辅料喂猪。

  还有会飘落的便是铃铛,到了秋天,里面的种子有好多,随手掰开一个铃铛,往空中一抛,纷纷扬扬的梧桐树种子漫天飞舞。这些铃铛几乎都让小波收藏了,他说,他也要种一棵梧桐树引凤凰。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如今又到了梧桐树开花的四月天,虽然那棵老梧桐已经没有了,不过菜园的墙外又长出了新的梧桐树。初中毕业已是十多年,小波也不知道去向了,不知道他家在何处,人在何方,他的梧桐树开花了没有。

  (作者单位:鑫诚物业管理有限公司)

  1 条记录 1/1 页
编辑:于蕊

新闻排行

精彩热图

娱乐新闻

关于我们 - 诸城新闻 - 娱乐新闻 - 网站公告 - 版权声明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备案号:鲁ICP备12026069号-1  主管:中共诸城市委宣传部  主办:潍坊日报社诸城分社  技术支持:诸城信息港
版权所有:潍坊日报社诸城分社  地址:诸城市东关大街28号 邮编:262200 安全狗网站安全检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