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诸城新闻网 > 文化 > 视野 > 我和四位兄长的戎马生涯

我和四位兄长的戎马生涯

2018-03-30 09:52:52 来源:诸城新闻网

  我叫窦焕星,1932年出生在相州镇南营村(原属高密县)的一个农民家庭,今年85岁。1947年前,家中有祖父、祖母、父亲、母亲和兄弟姊妹等十几口人。窦焕桂、窦焕相、窦焕光、窦焕月、窦焕星俺兄弟五人被视为家庭的顶梁柱与未来的希望。

  抗日战争时期,地下党员张进在北营村任教,以教学为掩护做党的地下工作。他发现我们家给王家看林,距村较远,不易被敌人发现,便住进俺家,以俺家为基地,发展革命力量,播撒革命种子。他秘密建立党组织,发展党的骨干力量;积极宣传抗日主张。我大哥窦焕桂经张进介绍,秘密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成为南营村第一批共产党员。从此,我家就成了这一带地下党组织的秘密联络点。

  张进(1918年12月-2009年1月30日),山东景芝镇杨家屯村人,193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投入抗日洪流,在北营村等地,以教员为掩护,积极参加抗日斗争。历任山东第三路抗日游击队队员、独立二团战士、诸城县委组织部长、建国初任中共诸城县委书记(未设界次),后来任诸城县委书记(第一届、第二届、第三届)、昌乐县委书记、牟平县委书记、烟台港务局党委书记(副厅级)等职。

  受张进革命思想和抗日宣传的影响,我们全家人对共产党有了充分的认识,积极拥护抗日救国。大哥窦焕桂、二哥窦焕相参加了五合区武工队,大哥还担任了村里的农救会长;二哥被任命为村治安队长;我被任命为村儿童团长。家庭其他成员也都为党的革命事业尽心尽力。召开党的秘密会议,大哥窦焕桂负责安全保卫工作,传送秘密信件。大哥是个积极要求进步的人,除了踊跃参加党的会议,还刻苦自学文化知识和革命理论,努力提高思想觉悟与文化水平,心揣一团火,一心为抗日。

  大哥的革命行动影响了我家里的其他成员。母亲经常为地下党组织买粮、做饭;二哥经常组织治安队巡逻;我也时常被安排送信、放哨。家里的其他成员也都为抗日做力所能及的工作。

  抗日战争结束后,我们家人又积极参加解放战争。1947年七八月间,大哥窦焕桂第一个报名参军。二哥、三哥、四哥先后在不同地方报名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继四个哥哥之后,不甘落后的我也报名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不幸的是,我的四个哥哥在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中先后血洒疆场,为国捐躯。

  土地革命时期,共产党领导南营村打地主分田地,惹怒了村里的地主豪绅。趁我大部队临时撤离诸城之即,1947年9月初,国民党纠集还乡团大举进攻诸城,对南营村施行报复,追杀革命干部和家属,窦家成为被追杀的主要对象。地下党指示外出备战,当时,窦家老的老,小的小,没出月子的母亲一手抱着尚在襁褓中的孩子,一手拽着我7岁的妹妹,一拐一扭地往前走。在这血雨腥风中,窦家人顶住缺粮挨饿、脚下泥泞等艰难,远离家园,奔往野坡,冒暴雨在秫秫(高粱)丛里蹲了一夜,逃过一劫。

  据《诸城市革命烈士英名录》记载:窦焕桂,男,中共党员,1916年8月出生在今诸城市相州镇南营村,1947年8月参军,为华野七纵二十师六十团炮兵排长,1948年12月在淮海战役中牺牲(大王庄)。窦焕相,男,1918年10月出生在今诸城市相州镇南营村,1947年8月参军,为华野七纵二十师六十团排长,1949年5月在淮海战役中牺牲。窦焕光,男,1927年3月出生在今诸城市相州镇南营村,1947年7月参军,1950年12月编为中国人民志愿军二十四军七十一师216团战士,1952年4月牺牲在朝鲜战场。窦焕月,男,1924年6月出生在今诸城市相州镇南营村,1947年7月参军,1950年12月编为中国人民志愿军二十四军七十一师216团战士,在朝鲜战场上牺牲。诸城市烈士陵园的大丰碑上记有2680余名烈士,我家四个哥哥的名字均在其中。

  据大哥、二哥的战友回忆,窦焕桂、窦焕相两兄弟分别在淮海战役和上海战役中为国捐躯。

  1948年12月9日黄昏,华野七纵20师58团和60团在我炮火掩护下首先攻占大王庄,俘虏敌军700余人。但国民党不甘心失败,组织重兵疯狂反扑,企图夺回大王庄阵地。在几次拉锯争夺战后,我部在敌防御中心撕开了一道口子,直捯黄维兵团司令部。我军官兵冲进大王庄后就和敌人短兵相接拼刺刀。我60团伤亡惨重,最后一个团仅剩17人。在这场恶战中,我大哥窦焕桂杀敌无数,然而,当他再次刺向一个敌人的胸膛时,背后的敌人却同时穿透了他的腹部,大哥壮烈牺牲。二哥窦焕相是这次战斗中的幸存者之一。

  淮海战役后,二哥窦焕相随军南下渡江,参加了解放南京、上海等地的战役。上海解放后,部队抽调一部分指战员组建上海公安部队,以便接管上海。二哥窦焕相就是抽调留上海人员的其中之一。从此,二哥便成了一名光荣的公安战士。维护上海治安,任务繁重,使命光荣,经常要与国民党遗留残匪斗智斗勇。在历次任务中,二哥均以大无畏的革命精神和革命智慧,出色地完成了上级领导交给的任务。后来,在一次执行治安巡逻任务时,遭遇国民党残匪的袭击,不幸中弹身亡。

  1952年春天,抗美援朝战争到了战略相持阶段,中朝军队实行了“春夏巩固阵地”的战略防御,在山中挖坑道、修掩体,以备再战。期间,常有敌机骚扰轰炸,三哥窦焕光、四哥窦焕月两个月内先后被炸牺牲。

  我是我们弟兄五人中唯一的幸存者。

  我于1947年8月参军,当时只有15岁,便成为华东第三野战军第十兵团的一名战士,参加了我军第二次解放诸城。我被分配到当时的华东军区野战医院手术室,领导让我负责重伤号的安置,并在重伤号的衣角上系红布作记号,让军医重点抢救。我在手术室工作期间,工作主动,吃苦耐劳,不怕脏不怕累,精心照顾重伤号;刻苦学习医务知识,搞好群众关系;服从命令听从指挥,主动帮助其他同志做好工作。由于护理人手少,我曾经一人抢护特重伤员17人以上。在此期间,我要给伤员喂饭,帮助伤员解决大小便。

  我十兵团解放了诸城、高密、日照、莒县、莒南、莒北、五莲、沂水、费县等许多县城,继续向南推进,我继而参加了孟良崮战役、淮海战役、渡江战役、南京战役、上海战役等多次重大战役。

  1948年11月,淮海战役打响,我有幸参加了这次具有伟大历史意义的战役。当时,天寒地冻、雨雪交加,道路难辨,粮草供给受阻,部队克服了一切困难,完成了不断调动移防的任务。

  1949年4月21日凌晨,毛泽东、朱德发布命令,百万雄师全线渡江。我们医务人员随后续部队行动,下午5:30,我军在北岸燃放许多礼炮,又伪装放炮,以假乱真,让敌人看到我军炮火的厉害,使敌人闻风丧胆,丢盔卸甲南逃。120名医务人员开始渡江。我们乘坐江阴段唯一汽轮,在江中遭遇英国舰艇伦敦号等6艘舰艇的拦截。英舰艇开炮向我军射击,有一颗炮弹落在汽轮船帮上,使船帮炸出一条裂痕。大家都顾不上危险,唯一的念头就是冲向南岸。在我军北岸重炮的掩护下,有一艘英军舰艇被击沉,我汽艇穿冲而过,在南岸浅滩搁浅,全体医护战士跳下汽艇,奋勇浮水前进。我的个头矮,又不会浮水,头没入水中喝足了江水,班长一把抓住我和我一起登上了江阴南岸。

  4月23日,南京解放;5月25日上海解放。我随部队继续南下,直达福建厦门,后又到达福州。稍事休息后,我被调去司令部,担任司令员叶飞、政治部主任刘培善、福建省委书记张鼎承(战时军政合一)等主要领导的贴身警卫工作。

  当年,住在我家开展地下革命活动的张进,后升为中共诸城县委书记。他不忘当年在南营村和我家结下的深厚情谊,经常来我家探望。他闻知我家五兄弟已有四人为国捐躯,专程前来慰问。他见我家非常困难,就提出让我复员回乡,照顾老人和尚未成人的妹妹。他从县政府开出介绍信,派村长窦玉坤带上俺16岁的妹妹窦芳兰,坐火车到福州军区司令部。司令员等领导知道了我家的情况,便答复了俺家的请求,批准我复员回乡,并派人送我回到南营村。

  回到家乡后,我自食其力,艰苦奋斗,克服各种困难,坚决不向上级伸手,努力撑起这个家。之后,我担任过治安主任和团支部书记、村党支部副书记等职务,为群众服务了大半生。

  回忆我的戎马生涯,虽无惊天动地的英雄壮举,但也算为保家卫国贡献了青春和力量。我1953年9月入党,荣立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三次,四等功二次,享受国家老兵补贴,生活无忧,尽享天伦之乐。每年,上级领导来我家走访,总是让我提出困难,以便政府帮助解决,这让我十分感动,但今天能享受这样的幸福生活,我已十分满足,怎能再向组织伸手要待遇、争名誉!

  回想无数革命先烈及我家四烈士以鲜血换来江山,实属不易,英雄气概,气壮山河。

口述:窦焕星 整理:钟强 钟昭琪

  1 条记录 1/1 页
编辑:于蕊

新闻排行

精彩热图

娱乐新闻

关于我们 - 诸城新闻 - 娱乐新闻 - 网站公告 - 版权声明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备案号:鲁ICP备12026069号-1  主管:中共诸城市委宣传部  主办:潍坊日报社诸城分社  技术支持:诸城信息港
版权所有:潍坊日报社诸城分社  地址:诸城市东关大街28号 邮编:262200 安全狗网站安全检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