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诸城新闻网 > 新闻 > 诸城 > 热点专题 > 王尽美:“打烂旧世界,民族才振兴”

王尽美:“打烂旧世界,民族才振兴”

——王尽美始终关注劳苦大众,身先士卒,冲在一线组织工人运动,“投身工人为冶铁学徒,昼作苦力,得闲便向工人宣传”。他“以一‘工钱奴隶’,赤手空拳与工头、厂长、工贼、军警等搏斗,历尽人生未有的苦痛”。病危时,他立下遗嘱:“全体同志要好好工作,为无产阶级和全人类的解放和共产主义的彻底实现而奋斗到底!”
2021-03-23 09:00:24 来源:大众日报

“贫富阶级见疆场,尽善尽美唯解放。潍水泥沙统入海,乔有麓下看沧桑。”原名王瑞俊的他,改名王尽美,时刻提醒着自己为实现共产主义理想而行动,不惜献身。


■ 周末人物 红色记忆·不忘初心 

  
 □ 本报记者 卢昱 杨国胜 本报通讯员 吕光玉 徐春光

  1921年7月,一位大耳朵、长方脸、细高挑儿、绰号“王大耳朵”的山东汉子穿梭在济南的学校、工厂之间,为参加一个秘密会议作准备。他是王尽美。这月中旬,他与邓恩铭一起,从济南南下上海。
  在上海望志路106号,共产主义小组代表们从五湖四海走到这个红色起点,成立了中国第一个马克思主义政党。之后,王尽美与信仰共产主义的同志们共同登上嘉兴南湖的红船,棹桨摇出一个崭新的世界。
“贫富阶级见疆场”

  从上海回济南后,王尽美作《肇在造化——赠友人》诗一首:“贫富阶级见疆场,尽善尽美唯解放。潍水泥沙统入海,乔有麓下看沧桑。”原名王瑞俊的他,改名王尽美,时刻提醒着自己为实现共产主义理想而行动,不惜献身。
  阅尽沧桑自在身。“120年前的6月14日黎明,天微微亮,王尽美出生在诸城市枳沟镇大北杏村(时属莒县)一户佃农家中,他对底层民众的苦难有着天然的同情,富有民族反抗精神。”诸城市党史研究室副主任李海涛介绍道。
  100年前的4月,王尽美怀揣改造社会的理想,背井离乡考入山东省立第一师范学习,试图寻找教育救国之路。此时,中国的思想界在酝酿着一场风暴。1919年,五四运动前后,各种新思潮如雨后春笋,进步知识青年的思想在急剧地变化着。
  1920年春暖花开时,王尽美加入了北京的“马克思学说研究会”,被发展为外埠通讯会员。这是他人生道路上一个重大转折点,意味着他确立了共产主义的信仰。
  之后,王尽美参与组建了济南的“康米尼斯特学会”和“励新学会”,积极研究宣传新思想、新文化。王尽美怀揣着《共产党宣言》中文首译全本,反复钻研,逐步掌握了马克思主义的思想武器。
  1921年4月15日,“励新学会”的刊物《励新》第五期刊登了一篇文章,提出了要学习十月革命,举行罢工,争取八小时工作制等。王尽美称作者收回劳动者权利的主张是“山东劳动界中之先觉者”,并指出,“少数觉悟者,不得不先尽传播酝酿的责任。一俟时机成熟,我们的理想自能一蹴而就”。
  1921年5月,成立不久的中共山东早期党组织建立了济南劳动周刊社,在《大东日报》的副刊上出版了《济南劳动周刊》。王尽美作为主要成员之一,为唤醒苦难中的民众而积极奔走。
  正如王尽美起草的劳动周刊出版宣言中所称,创立周刊社、出版周刊的目的是“促一般劳动者的觉悟,好向光明的路上去寻人的生活”。那么,劳动者怎样才能觉悟呢?光明的路在哪里呢?怎样才算得上是人的生活呢?周刊社提出了“增进劳动者的知识”“提高劳动者的地位”“改造劳动者的生活”三大方针。
  与此同时,王尽美走进津浦铁路济南大槐树机车厂、鲁丰纱厂的工人之中。在他的亲自指导下,1921年6月上旬,津浦铁路大槐树机车厂工人俱乐部成立,这是山东省第一个具有工会性质的组织。随后,在北大槐树和中大槐树,他倡导办起了四处工人夜校,吸收300多名进步工友参加。
  思想的痕迹总在时代的前行中露出端倪。“王尽美自初步确立了救民于水火的民众观后,在思想和实践中,经过了由改造乡村教育和师范教育、提高平民的知识,到创办报刊和到工人中去、‘促一般劳动者的觉悟,好向光明的路上去寻人的生活’这样急剧的变化。这一剧变,表明王尽美始终关注劳苦群众,并且他救民的方式是付诸实际行动。这从他身先士卒,一直冲在一线组织工人运动就能体现出来。这与共产主义的革命观相契合,一定程度上加深了他对共产主义的信仰选择。”李海涛分析道。
“工人站起来,革命打先锋”

  参加完中共一大,王尽美、邓恩铭从上海带回一些有关马克思主义的小册子,以及马克思、恩格斯的相片、纪念章等。这些珍贵的物品很快地被青年人抢购一空。
  回到济南,王尽美重新投入唤醒劳动人民的战斗中。早在1919年五四运动期间,他就为农民创作了一首小诗:“穷汉白劳动,财主寄生虫;贫穷并非命,世道太不公;农民擦亮眼,革命天才明!”
  是啊,只有革命,无产阶级和人民大众才能真正掌握自己的命运。一大结束后一个多月,王尽美和邓恩铭在济南建立了马克思学说研究会。为向不同群体宣传马克思主义,王尽美又创作了四首诗:“工人白劳动,厂主吸血虫;工人无政权,世道太不公;工人站起来,革命打先锋!”“店员白劳动,财东吸血虫;人穷并非命,世道太不公;工商联合起,革命无不胜!”“反帝反封建,五四大运动;打烂旧世界,民族才振兴;同学快觉醒,革命学列宁!”“小兵死千万,大官立了功;为何打内战,道理讲不清;枪口要对外,反帝是英雄!”
  “王尽美的呼吁,涵盖了工、农、商、学、兵,革命的道理简洁有力:无产阶级要联合起来闹革命,砸烂枷锁,推翻地主、资本家的反动统治,才能获得新生。”李海涛分析道。
  战斗更得讲求策略。那时的党组织尚在秘密阶段,很多活动在地下进行。当时,育英中学的学生周仲千是“励新学会”的积极会员。他曾在王尽美的安排下化装冒充省议员,到督军署内散发宣传册。
  1921年夏末,为瓦解当时的反动军队,王尽美编了一本名为《一个兵的谈话》的小册子,大意是反对军阀、内战,启发教育军人不要为军阀卖命。里面有这样的话:“小兵死了千千万,都是死在打内战,自相残杀,何等悲惨!千万躯体成炮灰,千万生灵成鬼魂,千万红颜入春梦,千万白发依闾门。”
  为直接向广大士兵揭露军阀的反动本质,王尽美看周仲千平日有点儿胆量,又会点儿武术,决定让他把一些小册子送进督军署里去。
  王尽美让周仲千穿一件罗汉大衫,戴上一顶台湾草帽,脚踏皮鞋,架上墨晶眼镜,扮作省议员模样。“大家叫我走到督军署大门见到守卫的士兵,就说是要见军长田中玉,还教我表演了几遍。”周仲千回忆说。
  当天中午时分,周仲千大模大样地走到了督军署大门口,有四个士兵分列在两边站岗。一个班长听说他要见田军长,便一摆手,示意让他进去。他快步越过大门里的影壁,向左一转,走到花畦边小松树跟前,一弓腰把随身带来的一些小册子抛到树下,转身就往回走。走到大门口时,他对站岗的说了一声“田军长不在屋”,便扬长而去,疾步奔回了齐鲁书社。
  “等脱下罗汉大衫,才察觉到出了一身大汗。我把情况向王尽美同志汇报以后,他称赞我干得出色。我自己也有一种胜利完成任务后的自豪之感。”周仲千说。
中国劳动运动之曙光

  “1921年下半年我到达济南,继而由王尽美陪同一道前往淄博。我们深入淄川、博山工人区考察当地矿山等产业工人生活情况,物色人才,研究开展工会活动,建立党、团组织,并了解了一些有关事项。那时,天气已冷,工人住在地屋里,只有少数的能穿上破烂的棉衣,生活很苦。王尽美同志每到一地都积极向工人宣传马克思的学说和理论。”中国共产党创建时的党员、早期著名的工人运动领袖罗章龙曾回忆道。
  行动派向来干脆利索。在今淄川区洪山镇马家村村委会所处的院落中,几间老屋,两处厢房,看似寻常。1922年6月初,从苏俄回国不久的王尽美第二次来到淄博矿区,再次被工人的悲惨生活刺痛。为躲避资本家的耳目,他悄悄穿过一片墓田,进入马家村,来到了这个小院儿。
  这个院子,当时是淄川炭矿工人机器图算学校,1919年由淄川炭矿机器工人许鸿宾等为首成立,设有机械、绘图、算术、语文等课程,参加学习的多是青年技术工人和工人子弟。
  王尽美来到这里,以讲课为掩护,组织工人运动。当时的工人运动,主要是结义、结伙、帮会等原始组织形式,还没有明确的阶级意识。在院内北边的一排房屋里,王尽美召集工人们开会,每次到会矿工有四五十个人。
  这座老房子今天看起来略显破旧,当年却常常传出来要团结、要革命、要解放的声音。王尽美还将写给工人的诗句,按《苏武牧羊》的曲调,编了歌谣,在工人中传唱。为让矿工们更直接地了解组织工会的目的,王尽美在矿工中散发了《劝工友们速来入会》的传单,明确提出,“工钱若不够底(的),我们就设法叫厂主加。生活若没乐趣,我们就办个俱乐部,大家进去乐乐。总而言之,我们只要团结起来,什么事也好办。”
  数百份传单在“煤黑子”们一双双手中传阅。1922年6月25日,来自淄川、南定、西河一带的煤矿工人代表在马家村机器图算学校院内,召开了矿业工会发起会。会场布置简单,正面悬一块大黑板,讲坛前面一方桌子当讲台,左侧为书记席及签到处,其后整整齐齐排着数十条长凳,为代表席。尚未到开会时间,而代表签到者已达250余人,后来者却因地狭人多,拥挤不堪,竟不能到前面签到。
  “会场上仅有一所小房子,而到者数百人之多,不但没有那许多座位,就是站着也拥挤,又兼之暑气熏人,会员汗流浃背,开会时间延长三小时之久,不但秩序始终如一,并且有疑问就起立质问,有意见就起立发表,那种活泼而沉静的精神,真叫我们佩服煞。”会后,王尽美撰写了《矿业工会淄博部开发起会志盛》一文,记述了这次大会召开的盛况。
  会上,工人代表们消除了之前的意见不一,踊跃发言,揭露资本家的剥削,交谈今后斗争的打算。会议选举成立了淄博第一个工会组织——山东矿业工会淄博部,通过了工会章程,老工人陈锡五当选为主席。在成立大会上,淄川矿工第一次喊出“团结起来,组织起来,反对资本家的剥削与压迫,争取自身解放”的口号。
  在这座旧房子里,王尽美发表演讲,听众无不动容,鼓掌如雷。当晚,王尽美彻夜不眠,挥笔记录当时的场面和心情,热情赞颂淄博矿工的新觉悟,称赞矿业工会淄博部的成立是“中国劳动运动之曙光”“山东劳动界空前之盛举”。
  见证过十月革命后苏俄社会主义建设欣欣向荣景象,王尽美在淄博的小屋里看到了山东的光明:“劳动运动的新潮,中国比起各国来已显落后又落后了,尤其在中国北方的山东省,更是长夜漫漫,不见一线曙光,又谁知底层在黑暗势力之下的矿工队伍里,竟于不知不觉之中发生此空前盛会,真令人惊异!真令人佩服!我们欢乐到无所置词了,只好表示一百二十分的诚意,欢呼:山东矿业工会淄博部万岁!全世界无产阶级联合起来!”
  “无情最是东流水,日夜滔滔去不停。半是劳动血与泪,几人从此看分明。”从淄博回到济南,王尽美写诗言志,进一步表达了要唤醒劳动人民,大家一起起来革命的决心。在当时,行动派的他已认定马克思主义的革命道路是中国人民的必然选择。
“历尽人生未有的苦痛”

  “1922年七八月份,我到上海劳动组合书记部开会,王尽美同志也到了上海。他主动提出到北方区委工作一个时期,说要锻炼锻炼。我当时想,他是山东的领导人,山东离不开他,他不能放下这么重要的工作岗位到北方区委来。可他坚持这个主张。后来中央、北方区委和我也就尊重他的意见,都同意了。他到了北京,我的意思是推荐他负责北方劳动组合书记部的工作,但他不同意。他说,我在这里当战士,做基层战士的工作。这样就让他当了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北方分部副主任兼秘书。”罗章龙曾如是回忆。
  到基层做战士,是王尽美对自己的要求。在参与指导北方劳工运动中,他主要领导京奉铁路和开滦煤矿的工人斗争。
  1922年8月,北方分部任命王尽美为京奉铁路特派员,负责领导京奉铁路工人运动。北方分部主任罗章龙这样记述了王尽美的工作:“尽美时方在京奉路山海关独当一面工作。该地为关内外出入要站,国内战争必争之地,所以军阀防御工人备极严密。而工人间亦帮派分歧,互为仇敌。尽美初至时最感苦闷,但遂变装毁容,投身工人为冶铁学徒,昼作苦力,得闲便向工人宣传。此时尽美以一‘工钱奴隶’,赤手空拳与工头、厂长、工贼、军警等搏斗,历尽人生未有的苦痛。卒运用他的智力克服一切困难,打倒许多强敌,于三个月内全体工友群众均接受了他的宣传,山海关工会遂在尽美领导下宣告成立。”
  接着,王尽美领导山海关铁工厂工人成功举行了大罢工,在京奉铁路上扬起了第一面胜利的旗帜。山海关铁工厂工人胜利罢工之后,王尽美与罗章龙、邓培、张隐韬等人一起组织领导开滦五矿工人罢工,并指导秦皇岛工人的大罢工。
  1922年10月23日,开滦五矿3万多名工人同时罢工。罢工第四天,在当局镇压与分化下,赵各庄、林西矿出现动摇。各矿遂在没达到罢工目的情况下陆续复工。在严峻形势下,王尽美与秦皇岛港口工人表现得坚决勇敢,组织纪律性强,而且在罢工结束时有计划地组织了退却,未遭到重大损失。英国的《泰晤士报》曾称,“查五矿同盟罢工,以秦皇岛团结最力。”
  1988年4月,在河北南皮发现了与王尽美一同领导罢工的张隐韬所写日记。在1923年9月13日,张隐韬写道:“北京之铁委,自我至京,皆由尽美同志负责。近日不知中央局以若何原因将其调往济南,以张国涛(焘)同志接办。美兄此次之下台,当然有种心下不快。即使再(拖)延下去,恐亦于各项事体毫无进展。但不知张兄对于北方之布置,更有若何计画(划)也。”
  当时,王尽美在北京任全国铁路总工会干事,参与营救“二七”大罢工中被捕者的工作。此时,北京政府由直系军阀曹锟执政。一片白色恐怖下,为了能同狱中同志取得联系,王尽美乔装成狱卒,冒着随时都会被捕杀头的危险,几次出入保定监狱,把党的关怀、鼓励及有关指示传达给狱中的同志,把党准备营救的方案告诉他们,并送去一些生活用品。
  狱中同志非常激动,碍于牢笼的险恶,他们不能用更多的言语表达,只是紧紧地拉着尽美的手,眼含热泪说:“请母亲放心!”
  对于王尽美的行动力,张隐韬甚为钦佩。可对于突然的人事变动,让他看不下去。在9月17日的日记中,他写道:“工刊有国焘负责,铁委则有昆弟。我因此类不光明之人儿上台,觉进行颇有障碍,是以提议要回乡一走。”
  同年11月1日,张隐韬接到罗章龙的来信。信中说:“……兄对北地同志失望,亦系事实使然。……而对于外来拂意现象,又何妨达观一些。历观能负革命使命的人,未有不于失望中渐去求希望也。弟居此虽十分勉强,然每一念及吾人前此之辛勤,在狱同志之苦痛,遂不得不抛弃一切。至于他人进退,力能及,则劝导鼓舞之;不及,亦不便戚戚也。”
  “此信我接到之后,读其辞而忆其旨,并回想前时之流离辛苦,已泪流满襟矣。噫,举大事,非有坚决不拔之志和百折不回之精神岂能成之乎?此信,真我病之药石也。”张隐韬所读信件的精神,罗章龙也与王尽美沟通过。
“平生志在训迪农工”

  只是,王尽美没有像张隐韬那样躲回老家,而是投身到不同战线的工作中。1923年10月6日,中共济南地方执行委员会成立,王尽美担任委员长兼宣传部长。十多天后,他到青岛指导党、团工作,参与改造四方机厂工人组织圣诞会的工作。
  1936年,以晚清进士、爱国志士庄陔兰为总编纂编辑的《重修莒志》中,有“党员王尽美事略”:王尽美,莒县崖头村人。家贫苦学,弱冠入济南第一师范。砥砺学行,殚心国事。旋同诸城王乐平游学俄国墨(莫)斯科毕业。忠于党,总理甚器之。中国国民党开第一次代表大会于广州,山东代表丁惟汾、王仲裕、王乐平等六人,尽美其一也。曹吴失败,总理北上,主张国民会议,至津卧病。先遣党员分赴各省,宣敷政见,创国民会议促进会。尽美与阎容德、王乐平、王少文至鲁,鲁省成绩最著。平生志在训迪农工,不避艰阻,劳瘁过度,年未三十以瘵死。
  这段记载,从另一个侧面勾勒出王尽美作为行动派的剪影。与他一起工作过的延波真也曾回忆:“王尽美同志出身佃农家庭,工作努力,生活刻苦,因经济困难衣服穿得很简便。我们曾为他凑几件比较像样的衣服,让他到处宣传。”
  在随后兴起的国民革命运动中,王尽美依然以部分精力投入到工人运动中。当时,长期的奔波终致积劳成疾,他在山海关时就染上了肺结核病,到1924年10月已是肺病晚期了。
  “王尽美的病情一天比一天重,为减轻组织上的负担,他要求回乡养病。1925年6月,王尽美在同志们的陪护下回到了大北杏村。”李海涛介绍道。
  与以前不同的是,王尽美的长子王乃征发现父亲这次回来没有和大家一起住,而是由祖母从地主家借了一间做粮仓的小屋,放上一张床,父亲就一直住在那里。后来他才知道,父亲得的是一种传染病,需要隔离治疗。
  王尽美的归来给家庭带来了短暂的欢乐,家里人虽然四处求医问药,他的病情却没有减轻。王乃征眼里的父亲已骨瘦如柴、极度虚弱了。在神志清醒时,王尽美总是喊王乃征和弟弟王乃恩到病床前,嘱咐他们长大后要为穷人们办事……
  后来,家人发觉乡村的医疗条件太差,便把家里值钱的东西都变卖了,送王尽美到青岛治疗。1925年7月的一天,王尽美躺在一副担架上,由母亲陪同,乡亲们抬着送到高密去青岛的火车上。然而,一切都无可挽回了。在病危时,他趁神志还清醒,立下遗嘱:“全体同志要好好工作,为无产阶级和全人类的解放和共产主义的彻底实现而奋斗到底!”并过目,按了手印。8月19日,王尽美永远离开了他曾行走万里的人世间……
  十多年后,王乃征被人动员参加一个组织,他不知怎样应付,便找到王尽美当年的同志、诸城老乡王翔千。王翔千斩钉截铁地说:“你什么组织也不要参加,还是去参加你老子那个党。”
  薪火相传。王尽美的红色基因被一代代后人所继承,他的儿子、孙子、曾孙都先后紧随他的足迹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在一条光明、正确的道路上继续不息地奋斗向前。
  1 条记录 1/1 页
编辑:

新闻排行

精彩热图

娱乐新闻

关于我们 - 诸城新闻 - 娱乐新闻 - 网站公告 - 版权声明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备案号:鲁ICP备12026069号-1  主管:中共诸城市委宣传部  主办:诸城市融媒体中心  技术支持:诸城信息港
版权所有:诸城市融媒体中心  地址:诸城市和平街173号 邮编:262200 安全狗网站安全检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