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诸城新闻网 > 文化 > 读书 > 天赐龙城笋一盘

天赐龙城笋一盘

2019-09-27 14:28:55 来源:诸城新闻网

杨爽

  一个秋日的下午,我为完成一首诗词作业,绞尽脑汁,未能在纸上落下半字,索性辍笔驱车和爱人一起到大自然中走走。新修不久的宽阔而静寂的公路一路引我们向东向南,直奔离市区15公里的竹山而来。 
  竹山近处的田野已轻装减负,清瘦了许多,色彩也淡了许多。田野卸下的负载被农人们晾晒在路边,金黄的玉米棒,灰甲加身的豆荚,还有刚出土的红薯,占据了新修路面的一半,得意地在秋阳下打着盹儿…… 
  一个春夏的孕育和生产让田野大伤元气,季节变换之间呈现出了疲惫的容颜,四下里望去,只有零星点缀着的几片葱绿,大白菜正忙着趁霜降前包裹起从前青葱的往事,青萝卜还在奋力地伸展着拳脚想多打下片天地,它们多少给色彩寡淡的田野补了补妆,抚慰着她的寂寞。转过山洼,行上一座山坡,眼前,烟田里腾起一片云霞般的绚丽。走近瞧来,叶片早已采摘殆尽,一人多高的烟株顶上,竟个个擎举着一簇簇淡粉色的喇叭形花朵,在烟株豪放不羁的一生快要结束的时候,她竟用这样一缕柔情来向田野告白。这片告白成为田野秋妆的一抹腮红。 
  过了烟田便进了山间。相对于田野色彩的寡淡,秋日的山间却是霜叶斑斓,菊色正艳,满山的葱翠饱含着拂面而来的温润让人神清气爽。竹山位于诸城市林家村镇,是密州国家森林公园植被最茂密的片区,五座连绵的山头环绕,只在市区方向留下这边敞口,形成一个我们刚刚经过的马蹄形的盆地。仰望竹山主峰,巨石陡立,石棱如削,酷似竹笋。山峰下岩石层次分明,状如竹节,层层拔高。独特的地理状貌和良好的生态植被,不仅吸引了周边游客,很多文人墨客也纷纷慕名造访,留下无数锦章妙文。诸城诗人徐艺宁曾有诗云“石笋成峰世上稀,有山无字不称奇。乾坤也赖文章颂,今向高山补一题。”又云:“世间真味皆能有,命里还须真胃口。天赐龙城笋一盘,而今降在谁之手?”石峰如笋、林森景幽的竹山,还真是上天赐予龙城的一块至宝呢! 
  走在前面的一对夫妻每人拎着一只硕大的塑料桶,引起了我的好奇,便上前打招呼。他们把我们领到了不远处的山崖边。 
  十几米高的峭壁,截面参差,一株野枣树从岩石缝隙挣扎着向外舒展着枝桠,因为凌空伸手不及,红红的果子仍然点缀着枝头。石缝间有淅淅沥沥的泉水渗出,汇集到底部形成了一个小水涡。一个妇女已在水涡边,正用杯子将泉水舀进身边的塑料桶中。 
  早就听说竹山泉水有名。竹山森林总面积1300公顷,森林覆盖率97%,有得天独厚的优质水源,富含锶、钙、钾等多种有益人体健康的矿物质元素。当地老百姓不懂得什么矿物质,只知道这水天然清纯,口感甘甜,附近喝这里山泉水的村子都是有名的长寿村。大自然是懂得感恩的,人们爱护她的一草一木,她便将感恩融入了涓涓细流,滋润这片土地,滋养这里的生灵。爱自然就是爱人类自己,大自然是位无声的哲人,总是能将大道以某种可触可感的方式宣示给芸芸众生。 
  这对夫妻说,他们每星期来取一次水,十几年了,他们一直饮这里的水。 
  他们取过水之后放到车里,一会儿工夫就撵上了我们登山的进度,又一阵风似的从我们身边掠过去,转眼背影就消失在山冈的翠雾中了。 
  爬到半山腰的观景平台处,我已歇息数次,气喘如牛了。向上仰望,峭壁嶙峋的顶峰就在眼前,一挂悬梯似的山路垂直而下,好像能把人度上云端。我顿时望而生畏,打算坐在这里等他们下山来。 
  观景台处已有几位游客,一位老者吸引了我的注意。八十岁上下的年纪,头发花白,精神矍铄,手里拄着一根拐杖,一旁有家人殷勤扶持着,指点着周围的景观介绍。老人边点头边指着一片楼馆说,几年没进山变化太大了,啥时添了这么多建筑啊。还有东边这片荒坡野岭,现在也大变样了。家人告诉她,现在竹山已由金盛元建筑有限公司全面规划开发了,要把咱竹山打造成一个集山水观光、养生度假、时尚运动、绿色经济于一体的高品位生态旅游区,还专门请科学院的专家来出谋划策呢。老人听得眼里闪着光说:“一辈子搂草打野兔子的山坳里要孵出金蛋蛋了。” 
  老人就住山下的村庄,爬上这么高的山腰看起来比我还轻松,老人的身康体健让我羡慕不已,看来竹山的山水的确养人啊。老人告诉我,来趟竹山不到山顶上去看一看神仙台就枉来一趟了。老人说的“神仙台”早就听说过:传说远古时候,三皇结伴到此游玩,在玉峰东边的“屠猪岭”打死一头野猪,然后来到这块平台上,干柴烹烤,佐以山泉煮沸的香茶,不知不觉把一头肥大的野猪吃光。三皇吃饱喝足后,就在这平台上睡醒一觉,乘云升天了。从此这里留下了“神仙台”和“消食茶”的传说。 
  我鼓足勇气沿悬梯一般的石阶攀援而上。各种郁郁葱葱的杂木密密匝匝地簇拥在两边,好像等候着到访的客人,不时地斜伸出一根手臂或者垂下一根藤蔓,热情地跟来人打招呼,有时甚至拂到你的肩头抚上你的脸颊。黄色和蓝色的野菊从树荫下或岩石缝里,探出头来向你闪着迷人的眼神。更远的崖缝里野杞已披挂了满身的红果诱惑着勇敢者去采摘。只有云雀飞得过去,啄食几口,又啾啾地呼朋唤友,飞向更远的高空。 
  当年没有石阶,如此陡峭的山崖恐怕只有神仙可攀吧。我边走边搜寻路边石缝里可有神仙采过的鲜茶。不知不觉攀到了山顶。四下一望视野辽阔,九座山峰竟如莲花般呈现在眼底,山间的景观道路如飘带缠绕,时隐时现。秋日的山间是一幅色彩斑斓的油彩画,灰色的山岩、葱郁的松柏、黄杨红枫,几处清莹的小湖像仙女抛下的蓝色绣球散落其间,红顶的小木屋如星星般分布,前来休闲爬山的游人和一队骑行的时尚车队点缀其中,成了这幅油画中最富活力的亮点。不知谁是挥动这大自然画笔的人。 
  神仙台就在我的脚下,周边清风荡漾,远处天空霞色绚丽,即便没有鲜味和美茶,也难免不让人滋生飘飘欲仙之感,心里便有了这首《鹧鸪天·竹山晚行》: 
  我与群峰肩并肩,清风邀舞瀑为弦。明眸数点涵秋影,菊色无边绚晚川。 
  寻野杞,啜甘泉。平生不再慕瀛仙。诗心已度尘嚣外,好枕云岚傍竹眠。 
  下山路上,我想起了竹山得名的另一个民间版本。传说,竹山是“财富山”,很早以前,有位附近山民在山间砍柴,偶然发现一眼山泉竟不断往外冒铜钱,不禁欣喜若狂。他不满足捡拾的少许,准备回家拿麻袋来装,想独自占有的他又担心被别人发现,便用一块山石堵住那泉眼。当他再转回山里来时,却再也找不到那口泉了。在当地方言里,“堵”与“竹”发音相近,人们就叫此山为“竹山”了。所以,人们以前在竹山上看不到竹,现在的景观路边的观赏竹,都是近几年开发此山时种植的。我想,这又是大自然对人类的教谕吧?它在劝诫人们莫要用一己之私蒙蔽了心灵,真正的财富不是眼前一点既得利益,而是这片青山绿水;人们只有戒贪欲,共享自然的财富,才能拥有共同富裕的美好明天。我欣喜地看到,当地的百姓世世代代秉承灵山的教诲,视山上一草一木为珍宝,方圆两万亩的竹山现已成为三季有花、四季常青的生态园林。而今又有金盛元公司的开发助力,竹山地区百姓的幸福生活到来了。 
  一只秋蝗从草丛中纵身跃出,落到路的中间挡住我的去路。同伴都已藏身匿迹,这只落单的秋蝗显然是被物色所迷,还痴痴傻傻四处闲逛,不知世界之险。我将它放到手心,修身长腿,顶着一身新绿,瞪着眼坦然悠然,纹丝不动。我扬手一挥,它才振翅腾空,跃向草丛,随着绿罩衣下紫色的纱翅在我眼前那一炫,刚刚浏览过的景物又全都生动起来……啊,竹山,我还会再来。 
  (作者系龙城中学教师,诸城作协会员,潍坊诗词学会会员。)
  1 条记录 1/1 页
编辑:朱丽锦

新闻排行

精彩热图

娱乐新闻

关于我们 - 诸城新闻 - 娱乐新闻 - 网站公告 - 版权声明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备案号:鲁ICP备12026069号-1  主管:中共诸城市委宣传部  主办:潍坊日报社诸城分社  技术支持:诸城信息港
版权所有:潍坊日报社诸城分社  地址:诸城市东关大街28号 邮编:262200 安全狗网站安全检测